[莫言的个人空间]莫言

来源:个人工作总结 时间:2018-08-17 19:00:04 阅读:

【www.bbjkw.net--个人工作总结】

莫言篇1:莫言的故事:成名前不为人知的故事

莫言_莫言的故事:成名前不为人知的故事


莫言的故事:成名前不为人知的故事

1955年,莫言出生在高密东北乡的一个偏僻小村落里。村里有习俗,产妇分娩时,身子下面垫着一层浮土,婴儿呱呱坠地时,就落在那层浮土上,应和“万物土中生”的道理。

浮土是父亲从大街上扫回来的,它是莫父与这个世界交流的第一种物质,混同着浮土里牛羊粪便、野草种子等等味道,充满了养分,似乎这浮土也滋养了莫言的笔端,滋养了他文字的繁茂生长,让他这一作家当得挺靠谱!



儿时的莫言不遭人待见,在新书《聆听宇宙的歌唱》里,他对自己总结很不客气:丑、懒、馋,不遭一大家子人待见。儿时经历混在一场国家的运动中,让家中长辈行事说话都小心翼翼,对孩子说的最多的也是:别在外面给我惹麻烦。

十二岁那边,莫言因为拔了生产队的一个红萝卜,被罚跪在毛主席像前请罪,回家后被父亲用蘸了盐水的绳子抽打。至于么?有着些许世外仙人气质的爷爷也是这么说的:“不就是拔了个萝卜吗!还用得着这样打?”但终究,“中农”出生的家庭让每个人在这场运动中都得小心翼翼,老老实实,才能苟且偷安。

莫言的童年是压抑的,压抑的童年让人想逃离。所以在选了四年兵之后,莫言终于在1976年爬上了装运新兵的车,别家孩子都与亲人流泪告别,他则雀跃如同飞出牢笼的鸟,满脑子想的都是新疆西藏、天涯海角......只是车在开了三百华里之后,停了。从高密到黄县,一路上的欣喜瞬间变成失望。雪花覆盖,来路无影。

莫言记得当时新兵连设置在黄县县城西北角一座叫丁家大院的豪宅里,那座豪宅在胶东半岛都赫赫有名。进去时,首先看见的是一座高大的影壁,上面刻着“紫气东来”四个大字。数十个新兵站在影壁前听一个干部点名。“管谟业。”“到”。“跟着班长进去。”“是”。他随着一个老兵进到一栋雕梁画栋的大房子里,把背包一放,好了,莫言的军旅生涯就这样开始了。

虽说未能实现“天涯海角”的愿望,可“树挪死,人挪活”的古话还是在莫言身上有了些许的应验。在家里吃不饱穿不暖,整天吃一种口感差到要命的杂交高粱,到了这里,托后方基地农场的福,他不仅每顿都能吃得饱饱的,还是那种用小麦磨成的精粉!

他觉得,当兵还是蛮靠谱的。

两年匆匆而过。



从第三年开始,莫言开始给战友们上课,学习内容是三角函数的基础知识。

这事儿看起来蛮不靠谱!莫言没有上过多长时间的学,因为历史原因,少年时期的他不仅没有圆了大学梦,就连初中都没上完。但他的学识是有的。莫言的父亲上过私塾,因此全家人对知识文化都很重视,莫言也继承了父亲极强的自学能力,他还“自动升级”成了现在的现学现卖!

因为授课认真,莫言被调到上级机关工作。说是工作,其实就是等待提干。可一位领导觉得莫言刚过来,直接提干不太合适,就说要考察一年,结果考察完一年,关于战士提干有的新要求“必须进过考学,或者......”失望是当然,莫言倒是没闹什么脾气,那个年代,包括童年的记忆让他成了内敛的人,也有压抑的成分。

两年后,郑州工程学院在莫言所在的部队开了一个学习点,问莫言能不能当老师给学员们授课。莫言也不客气,揽下活就开始研究教材,他从三角函数老师,自己给自己换科目成了哲学与政治经济学。照样有领导来听课,一位颇为惜才的副主任在听完莫言的讲课后还提了要求如“不要背书,要口语化”等。当时莫言已经在《莲池》等杂志有发表作品。那位副主任拿着莫言的作品就到北京总部“推荐贤良”。莫言也因此得到了去解放军艺术学院学习的机会。

“这段时间”的人物经历是混乱的,局促的,可以一带而过的,但关于莫言的写作,“这段时间”又是不可或缺,使莫言得到宝贵的关于自己的反面教材并最终确定写作方向,从此,中国文坛上竖起了一面新旗,号:高密东北乡。

当时,他提笔想写很多东西,因为固执的认为童年是酸涩到不堪的,他在文字有意“去高密”化。“我努力抵制着故乡的声色犬马对我的诱惑,去写海洋、山峦、军营,虽然也发表了几篇这样的小说,但一看就是假货......”为了让小说道德高尚,他给主人公的手里塞一本《列宁选集》,为了让小说有贵族气息,他让主人公日弹钢琴三百曲,等等等等,脱不了泥腿子的附庸风雅,满鼻子牛屎味儿的胡编乱造!

莫言的这些“评价”完全出自他的《聆》,他总是喜欢把他自己逼到绝境,退无可退之时,好好修理一把,用严重的自虐倾向得到最敲打人心的语句。只是“这段时间”他完全做不到这一点,直到《白狗秋千架》的诞生,“这段时间”才被终结。

有一位作家说:莫言的小说都是从高密东北乡这条破麻袋里摸出来的。他本是讥讽莫言,但莫言把这话当成是对自己的最高嘉奖。他扛着“高密东北乡”的旗号啸聚山林、打家劫舍,在自己的文字天地里当起了开天辟地的圣者,发号施令的皇帝,先前的那些钢琴、面包、原子弹、臭狗屎、摩登女郎、皇亲国戚、假洋鬼子……统统被他塞到高粱地里去了。“我认为文学是吹牛的事业但不是拍马的事业,骂一位小说家是吹牛大王,无疑等于拍了他一记响亮的马屁。”莫言对自己身上能绑上一条高密东北乡的“破麻袋”相当高兴,“在这条破麻袋里,狠狠一摸,摸出一部长篇,轻轻一摸,摸出一部中篇,伸进一个指头,拈处几个短篇。”

这么一条“破麻袋”是莫言独此一家的Logo,让他的文字有了自己独有的风格。



时间晃晃荡荡,走到1984年,莫言圆了他的大学梦。那一年,解放军艺术学院(以下简称军艺)恢复招生。

莫言的大哥在60年代初期考入了华东师范大学。在那个闭塞的小地方,别说是大学生,就是大学生的家人,也是受到格外的尊敬,当然也不乏嫉恨,小时的莫言就经常在自家的院子里,听见有人压低了嗓子议论“别看这家房子破,可是出了一个大学生”、“这家是中农,竟然出了一个大学生”。他不管听了多刺耳的话,心里也是相当的受用,有一次趁着大哥睡着了,他还偷偷把大哥的校徽摘下来别在自己胸前,小伙伴讽刺说:“是你哥考上大学,又不是你上,烧包什么!”莫言因此按下决心,长大了一定要考上大学。但最终,因为历史原因,他的大学梦被击碎了。

得到消息后,莫言很兴奋,没想到37岁“高龄”的他居然有机会重圆自己的大学梦。拿着几篇作品,他就跑到军艺,一打听,人家招生工作已经结束了好一段时间。幸运的是,他的小说《民间音乐》让时任文学系主任的徐怀中先生看到了,徐先生大赞:“这个学生,即便文化考试不及格我们也要了。”

补了名字进考生表里,莫言一颗心放了下来,他这些年的老师不是白当的,文化考试里虽然有点点小插曲,但最终考得第二名,伙同作文最高分,他以优异的成绩进入了军艺文学系,成了一名年近三十的大专生。

当时军艺正大修大建,四处都是泥浆黄土,相当的接地气。莫言接着地气,在学习期写出了诸多精品之作,《透明的红萝卜》就是其中之一。

1984年初冬的一个早晨,莫言在宿舍里做了一个梦,身穿红衣的丰满姑娘手持一柄鱼叉,从地里叉起一个红萝卜,高举着,迎着太阳......从起床号响起,他就沉浸在这个辉煌的梦境里,上课时,他一边听课,一边把整个梦境用笔头“勾”出来,两周后,稿子出来。他拿不定主意,甚至连算不算小说都说不上来。他把稿子拿给系里一位干事看,干事看完后很兴奋:“这不仅是一篇小说,还是一首长诗。”徐怀中看完后还拿给自己的夫人看,结果得到女性角度的评价:“小说里那个黑孩子让我很感动。”系里更是召集几个同学座谈了这篇小说。

1985年3月,刚创刊不久的《中国作家》第二期发表了这篇小说和座谈纪要,主编冯牧先生在华侨大厦主持召开了小说研讨会,汪曾祺、史铁生、李陀、雷达、曾镇南等名家参加了会议……自此,《透明的红萝卜》成了莫言的“成名作”。

“前年,因为编文集,我又重读了这篇小说,虽然能从中看出许多笨句和败笔,但我也知道,我再也写不出这样的小说了。”莫言的话明显有惆怅,看来不管是名家还是俗者,谈及过去,都有惆怅味道。那时的自己,可能青涩单纯、可能幼稚可笑,但满满的,都是青春!

军艺毕业后,他被分到一个部队,直到1997年离开部队,这些日子,他生活围绕着笔尖穿行......

简介:莫言,山东高密人,中国当代着名作家,先后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北京师范大学鲁迅文学院研究生班,获文艺学硕士学位。1981年开始发表作品着有长篇小说《红高粱家族》、《酒国》、《檀香刑》、《生死疲倦》、《蛙》等十一部,中篇小说《爆炸》、《透明的红萝卜》等二十余部,短篇小说《白狗秋千架》、《冰雪美人》等八十余篇,还创作有《霸王别姬》、《我们的荆轲》等话剧,电影文学剧本,获国内外多种奖项,作品被翻译成二十多种外文一百多种版本在多个国家和地区发行。

莫言篇2:莫言母亲的启示

莫言_莫言母亲的启示


在万众瞩目的诺贝尔文学奖领奖台上,莫言说他最感谢的是母亲。他深情回忆起了几件事。

对时下千千万万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母亲来说,非常值得分享和回味。

自己孩子打碎了家里唯一的暖水瓶,处在苦难中的母亲并没有迁怒于他,她只是抚摸着他的头,

发出长长的叹息。孩子无意中做错了事,本身已经害怕的躲起来了,这位母亲没有打骂孩子,表现出爱怜、克制和宽容,

她只是用叹息让孩子去领悟生活的艰辛。该大人承受的,就不去责难孩子。

对于曾经欺负自己的麦田看守人,面对要冲上去报仇的儿子,莫言母亲的宽容更是高达一种慈悲的境界,这个人就是那个人

她却告诉儿子,这个人并不是那个人,他已经不看守麦田了,而且是个白发老头了。她对事情的态度,她对他人的态度,

孩子都会在一旁默默的注视,并且受到浸染,这种身教胜过多少唠叨啊。

对于乞讨的老人,莫言母亲把自己难得吃到的饺子毫不保留的送给他。一个对劳苦大众有着深刻同情的女性,

这种毫不修饰的本色的行为,闪耀着人性光辉的同时肯定影响了儿子,舍掉一碗饺子,得到的是一个同样悲悯生命的作家儿子。

诺贝尔文学奖是世界性的奖项,具有世界性作品的作家才有机会获奖,世界性并不复杂,其中之一就是人性。

天下母亲尽可以认真做你做为人的本色行为,如果你有人性的本色,也不必过于担心孩子的性情。

对于儿子有意多算一毛钱坑人的行为,母亲哭了。请注意,她并不是发怒而是泪流满面,而且她告诉儿子,

自己因为儿子而觉得丢脸。伟大的母亲都不必专门上情商课程,但是她们都通晓如何表达自己感受的同时,

又收到让孩子内疚和改正的效果。这种不责怪孩子而自己难受的流露,及时有效的教育了孩子,并且没有引起孩子的抗拒。

母亲在病魔缠身时表现出坚强和豁达,她对儿子说:你放心,阎王爷不叫我,我是绝对不会自己去的。

对于别人欺负相貌丑陋的儿子,她竭力保护儿子,深深爱儿子的同时,她想方设法让儿子找到自信和自尊,

她告诉儿子:你不丑,你不缺鼻子不缺眼,你善良,你做好事,你美。这种精神的营养挺直了丑儿子的脊梁,

有什么比母亲的信任和支持对一个孩子更重要呢?我们再一次看到语言具有了惊人的预言性,当一些父母粗暴辱骂孩子笨、懒、傻时,

你有没有想到,他的自尊、自信正一点点的被你毁灭?也难怪我们会看到一些身穿名牌的帅少男美少女们有着颓废堕落的行为,

他们形象并不丑,可是精神却被母亲的打骂、批评、指责、抱怨摧残的病态十足。

莫言母亲自己虽然没有文化,但有着对文化的敬重。对于儿子爱听说书爱讲故事,母亲虽然有担忧,但并不粗暴干涉,

反而大开方便之门。如果母亲局限于自己对于说书人的认识,并且拿出塑造人的劲头,把老实本分爱干活做为对儿子的要求,

恐怕山东高密东北乡会少一位世界著名的作家,而仅仅多了一个老农民。

莫言母亲也许并不是有意的,冥冥之中她无意中塑造了一位世界级作家的童年少年,对于当下在书本和讲座中苦苦

寻觅育儿高招的母亲们来说,做好自己何尝不是一件重要的事情呢。

莫言篇3:沉潜,成功

莫言_沉潜,成功


我们生活的世界是繁华多彩的,而不管我们是在干吗。读书,工作或是生活,有时侯,沉潜是为明天的成功,蓄势是为了更多的辉煌。

成功之路有束缚,所以我们要学会沉潜蓄势力。

诺贝文学奖的获得者 ——莫言,几十年的沉潜蓄势造就了他今日的成功,人们都阅读平凹的作品,对莫言却没那么大热情,可是莫言却坚持写作,沉潜蓄势,终于跳跃上岸,一举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多年的辛苦得到回报,沉潜蓄势,须学。

古语说得好,“自古英雄多磨难”。回顾历史,我们会发现,许多仁人志土都在隐忍之间培养自己的意志。

生活之道多磨难,所以我们要学会沉潜蓄势

越王勾践,卧薪尝胆。在自己的国家被征服后,勾践并没有含恨而去,而是学会隐忍,隐姓埋明,蓄势待发,终于一举败吴王,明成祖朱楗,沉潜势,才一举夺下皇位,这些故事,只告诉我们沉潜蓄势,须学。

生活之中多困难,所以我们要学会沉潜蓄势。

要知道,不是所有的人都抵卸不了意志的消沉,“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气风发的李白,对前途充满着无限的憧憬,他想通过?场仕途一展才华,报效国家,挥洒人生,然而多年的?场生活,多年仗剑游历,让李白反思起来,有过得意,也有过失意,他终于看清了从仕之路的艰辛和黑暗,高力士为其穿?实则铐住了他的双脚,李白沉潜蓄势须学。

学会沉潜蓄势,爆发出人生的光彩!

本文来源:http://www.bbjkw.net/fanwen190360/

推荐访问:莫言的个人空间
扩展阅读文章
热门阅读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