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教育学习 > 范文大全 > 匆匆那年小说那个是正品,匆匆那年正品小说封面,哥弟连衣裙正品2015年

匆匆那年小说那个是正品,匆匆那年正品小说封面,哥弟连衣裙正品2015年

发布人: 韩梅梅    发布时间:    阅读:

导读: 〓小说〓《匆匆那年》是真的很好看。〓小说〓《匆匆那年》是真的很好看。 第1页(共14贴) 1楼. 我想 每个人的青春中都会有 这样的......

〓小说〓《匆匆那年》是真的很好看。〓小说〓《匆匆那年》是真的很好看。 第1页(共14贴)
1楼.


我想 每个人的青春中都会有 这样的一个故事吧。
下面开始。

2012-8-262楼. 第一卷 不忘(1)
1
之所以选择出国留学是因为大四那年的第一场招聘会把我吓着了。
其实我条件挺不错的,至少我自己坚持这么认为。
北Y大不算什么一流大学,但是足够我在写简历时不用遮遮掩掩。大一时曾借机混在学生会里,以帮忙搬桌椅之名和同系女生搭讪,所以在学校工作一栏,我理直气壮地冒充了下外联部长,把几个听上去挺响亮其实总共不超过50人参加的活动包圆在自己账下。专业课成绩虽然偶有岌岌可危的情景,但在我软磨硬泡、百般讨好、不择手段、牺牲色相的努力中,老师们都很配合地在期末给了我60分的合格。所以成绩表不算亮眼,但至少一片蓝色。外加上我虽不够英俊潇洒,但还勉强风流倜傥的外貌,我还真比较自信。
“月薪3000以下根本不考虑!单位给配车我还得问问索纳塔还是帕萨特!年终奖至少够万才能和我谈,否则,没戏!”
这是那天我去参加招聘会前跟同屋放的话。虽然比较搞笑,但还证明我曾经万丈豪情过。
我的自信在排了2小时队仍没能进入会场时已经几近消失。在这个过程中,我深深地论述了一遍人口论、社会发展论、独生子女生存现状,中国就业等问题。
想当年我们刚出生的时候争床位,入幼儿园的时候争小红花,入少先队的时候争第一批,小升初争保送名额,初升高的时候1∶8,高考时1∶4,找工作的时候1∶N!真是在独木桥上成长,在战火中前进啊!
最后我得出结论:我们***的不容易!
好不容易进到会场内,我以为终于可以大展拳脚,哪想到挤身接近展台都困难。满地传单简历,满处吆喝叫喊,放眼望去各色人等纷纷使出绝招前进。
一男生鄙视身边某联大学生,递简历时大声说:“我是北科的!”
联大败退。
另一男生马上站出来:“我是北航的!”
北科败退。
又一男生推开他说:“我是北大的!”
北航败退。
就在他得意扬扬傲视群雄时,身后有一声音响起:“我也是北大的,研究生。”
众本科生皆败退……
此情此景让我想起《报菜名》那相声完全可以改为《报校名》来娱乐大众。
再往前走看见很多女生挤在一展台前,她们的简历封皮上最醒目的不是毕业院校,不是专业水准,而是几乎5寸大的靓照,让我以为自己误入超级女生选拔赛现场。
两个女孩从我身边走过。
甲说:“你觉得有戏么?”
乙说:“悬,那几个二外的看着还行。那经
(1/2)
2012-8-26 3楼. 第一卷 不忘(2)
他叹了口气:“没错,所以我上有老下有小急得没辙的时候,你还溜达着边玩边找工作呢!”
这下我没得说了,看看他一脸沧桑,那也是天涯沦落人啊!
“你在S公司做过助理?”负责人突然问。
“啊对对对。”大叔点头如捣蒜,“所以相应业务还是很熟悉的!您可以进一步考察!”
眼看人家对我没什么兴趣了,我顺势做出牺牲,要回了自己每份价值5?5元人民币的简历,在会场转悠了两圈就出去了。
那时候我就决定,条条大路通罗马,工作这事,看来要曲线自救!2
其实找找家里关系,安排个工作也不是什么太大的难事。只是当时我高估了自己,所以压根儿没想走这条路。现在感觉到形势严峻,又不想凑合了事。于是我选择了出国留学。
最近这几年确实很流行留学,留学回来身价就高了,先不管你之后是海归海待,总之带了个海字,比土特产就金贵点儿。不过说实在的,出国留学不见得是多出息的事。家里有权的,孩子都当公务员了。家里有钱的,孩子都直接继承家族产业了。家里有权有钱的,孩子都在我根本想象不到的领域自由发展。家里没钱没权的,孩子都考研了,如果不争气点就去服务大众了。家里有点小钱小权的,不太缺孩子这份工资,又对未来有美好的设想,对未知的高级世界有憧憬的,就像我一样,漂洋过海了。
公平的愿望是美好的,现实的表现是残酷的。我们很幼稚,但我们明白事理。
后来我报了新东方,考了雅思,和同学吃了散伙饭,带上老爸老妈的血汗钱,收拾了大小行李箱,在鞋里装上黄连素和牛黄解毒丸,穿着羽绒服所有兜都塞得满满的,飞向了地球另一边。
那个时候我并不能看清未来,我想可能同代的我们都这样,从选文理科开始,一直到选专业留学,我觉得我没能掌握自己的人生,是人生在掌握我,他蒙着脸向我招手,我就懵懂地跟去。因为看不清他的表情,所以我不知道前方到底是劫是缘。
初到澳洲的日子五味杂陈。我迷过路、丢过包,最惨的时候每天吃三个面包却不想再伸手向家里要钱。上课不敢开口说话,下课急匆匆地打工,站在明媚的阳光下仰望蓝天,看着现代都市,看着不同种族的人悠闲走过,觉得自己很茫然,很悲哀……
不过现在回想那时,我也不会去抱怨遗憾,至少我没趴下,没去骗别人的钱,没待在华人的圈子里沉沦,没被学校赶出去
(1/2)
2012-8-26 4楼. 第一卷 不忘(3)
她长发披肩,耳朵上戴了一对大银环,不是漂亮得扎眼的女生,但仿佛又有本事让人过目不忘。我印象最深的是她那天穿了件鲜红的长裙,裙摆很大,到脚踝,把她纤细的腰和完美的臀线尽显无遗。
“你好。”方茴冲我笑了笑,她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很有风情。
“Hi!”我挥了挥手。
她们没再理我,上另一边点歌去了。
AIBA插播了几首日文歌,方茴坐在一旁,静静地听。
因为方茴装扮特殊,我又偷瞄了她几眼,她身材姣好,眉目妩媚,但不知道为什么,浑身却有一种禁欲的味道。
“嘿!看什么呢?”女生最敏感,欢欢很快发现了我的眼神有异。
“没。”我忙说。
“看上人家啦?”她掐了我一把。
“哪儿呀!”我搂过她说,“谁看上她了!有你我一生足矣!”
当时我真谈不上看上方茴,就觉得这女孩骨子里透着一股和别人不一样的劲儿。
“切!看上我也不怕,你,没戏!”欢欢笑了笑,笑得很有内容,让我隐隐感到不寻常。
“人家喜欢女的,她和AIBA是一对儿。”
欢欢得意地看着我。
“啊?”我大叫一声。
方茴往我们这边瞥了一眼,我急忙别过了头。
就算我对她有点想法,在那一刻,也立刻烟消云散了。3
方茴的事,本来我以为就是我留学生活中的一段小插曲,这在留学生中不算什么稀罕事,比她邪乎的有的是。有不少出来的孩子岁数比我们小很多,他们甚至不能分辨是非,不知道年轻既是资本也是危险,所以总会发生些不可思议的事。对于方茴,我听听也就过去了,估计以后也不会再有交集。女同这种东西,虽然我不特别排斥,但心里多少有点硌硬。
哪成想没过多久,我们居然住在了同一屋檐下。
起因是欢欢和我们的胖房东闹翻了。其实之前她们就一直互相看不顺眼,欢欢经常背地说她又老又蠢,丈夫是酒鬼加色鬼,儿子长得像名人——《哈里·波特》里的达利。而胖房东也经常用一种侦探特有的目光从上至下瞄着欢欢,向她不怎么像正派人的老公耳语几句。就这样,由一袋垃圾,彻底引发了中澳大战。欢欢操着一口带四川味的英语和胖女人骂了个痛快,可是她虽然痛快了,那胖女人却使出了撒手锏,坚决地命令我们“GO OUT”,所以我们只好卷铺盖走人。
正在我们踌躇懊恼的时候,上帝发威了,他特仗义地在关了一扇门的同时给我们开了一扇窗。恰巧AIBA和方茴
(1/2)
2012-8-26 5楼. 第一卷 不忘(4)
有一次,我们坐车,检票的时候出了差错。她和我用的都是过期的颜色票,AIBA说,老外根本不怎么查,所以能省一澳是一澳,反正他们赚的都是侵略压榨我们先辈的,跟他们不用客气。结果没想到我们点背,让人给查出来了。
现在想想,那会儿我还是纯良少年,脸皮薄,在检票员的询问之下什么都说不出来了,用AIBA的话说,我当时就像初次偷腥的小寡妇,红着脸低着头玩命往后蹭,就差没揪起衣角抹眼泪了。
AIBA就不像我,她马上装出天真无邪的少女模样,双眼含泪地说:“I'm sorry……We come from Japan……We just leave in Austrlia two months?We can't speak English very well?We can't find the station? I am very sorry……”然后她就一边鞠90度躬,一边操着她流利的日语“狗没拿伞”了,我则在她身边把嘴张成了O形。
那检票员显然被AIBA蒙晕了,他很热心地告诉了我们应下车的站台(我们估计比他知道的还清楚),也没让我们补票。AIBA挥着手“阿丽噶朵狗宰你妈死”(日语:谢谢)地和他道了别,我也很配合地鞠了鞠躬。
开出站台,我拍了她一下,笑着说:“你干吗说咱们是小日本啊!”
AIBA皱了皱眉说:“澳洲人对日本人都客气着呢,再说,丢脸也不能丢咱中国人的脸呀!”
“你丫不哈日么?”我说。
“你丫才哈日呢!”AIBA瞪了我一眼,“我呀,就是倒霉!人生简直是一出比莎士比亚还莎士比亚的悲剧!当年我是多纯真的女生啊,企盼能谈个轰轰烈烈的恋爱,嫁个男人养只狗,从此幸福地生活下去。结果好不容易喜欢个人,靠,她居然是日本人!更靠的是,她居然还是女生!我有什么办法,命运跟我开玩笑,我难道能说你哪来的回哪儿去吧,奶奶我不玩了?”
“日本人?方茴是日本人?”我惊讶地问。
AIBA白了我一眼:“你们不是上次说过都是从北京来的吗!”
“哦对对对!那你……你说喜欢的人……是日本人。”我声音越来越小。
AIBA白了天一眼:“欢欢个小娘皮就胡说八道吧!她跟你说我和方茴是那什么对不对?”
我猛点头。
AIBA笑了笑说:“你
(1/2)
2012-8-26 6楼. 第一卷 不忘(5)
欢欢的确没去同性恋的世界搅和,她上人家外国人的世界搅和去了。
简单地说,就是她跟一老外跑了。
分手的时候,欢欢还显得挺难受的,她说她其实更爱我,但是来澳洲以后才发现,有很多事特现实。比如华人就是低人一等,她就得被胖房东那样的人欺负。她一个人能力有限,不可能改变整个华人世界,让同胞们挺胸抬头活出自尊,但她不想过这样的生活了,而什么能改变现状呢,那就是找个老外,融入到他们的生活中去。这样她就可以理直气壮和胖房东吵架,而不害怕被轰走了。所以,作为一名华人为了能平等地在澳洲生活,她舍弃了和我的儿女私情,为中华的崛起而选择了一个她并不怎么爱的老外。
我沉痛悼念了我们的爱情,并对欢欢的做法表示了深切的理解和支持,我也没办法不支持,我一个一穷二白的留学生拿什么让欢欢在澳洲立足?拿什么让她用四川味英语和澳洲人理论?
说归说,我还是懊恼了一阵,尤其晚上的时候,身边少了个人的感觉实在很不爽。
AIBA很同情我的际遇,所以虽然欢欢搬走了,我和她们还一样是朋友。不仅如此,我还多了与方茴接触的机会。
那天,是方茴主动找我的,在她一向平淡的脸上出现了少见的慌张,她敲开我的门,有些局促地说:“张楠,你……能过来看看么?”
我赶紧跟着她去了她们的房间,一进屋我就惊呆了,一股臭味冲门而出,整个地板都被某种恶心的液体加少量固体侵占了。
她站在我旁边红着脸说:“我回来就这样了,好像是厕所的管道裂了,AIBA又不在,所以……你看怎么办?”
我一把拉住她,往外走了两步说:“你快别在这待了!上我那屋等着去!”
她挣开我的手,疑惑地看着我。
“啊,不好意思!”我赶紧手背后说,“我弄吧,你甭管了,快去快去!这屋没法待人!”
“那谢谢了。”
我以为方茴会有点感动什么的,没想到她又恢复了淡漠,扭头就走了。我琢磨着肯定是我刚才的一伸爪让她别扭了。
和租房中介联系了之后,我进行了短暂的抢救。那些澳产新鲜××总不能让方茴收拾呀!当然,我估计她也不会收拾,但凡她有办法,也绝不会来找我。
我乘机观察了下方茴的房间,想看看有没有她过去的蛛丝马迹,但一会儿我就放弃了。一是我实在没看出什么特别的,二是那味道实在不适合我继续搜索。
总算弄了个大概,我一
(1/2)
2012-8-26 7楼. 第一卷 不忘(6)
本来方茴的神秘往事让我暂时缓解了失恋的痛苦,可是时间一长,我也就没什么兴趣八卦人家的生活了。转眼到了我生日,之前欢欢还兴致勃勃地说要送我限量手表,去酒店来个浪漫一夜,现在却只剩下我一个人,落差产生的效果,比我想象得要猛烈。
回家的时候我路过一个蛋糕店,橱窗很漂亮,架子上摆满了各种花式蛋糕。我站在门口看了看,有一种樱桃芝士的,做得非常让人有食欲,是欢欢最喜欢的口味。但那会儿我们谁也舍不得花钱买,她说等我过生日时一定要买来尝尝。
里面胖胖的蛋糕师隔着玻璃冲我笑了笑,我咬了咬牙径直走进去,指指那个蛋糕说,我要这个。
和蛋糕师随便聊了聊,他知道是我的生日,便很慷慨地送了我蜡烛并以促销价卖了我一小瓶桃子汽酒。然而,独自拎着包装精美价格不菲的蛋糕走出来,我却发现自己更加可怜了。那个谁说过,寂寞面前,温馨只是种苍凉的掩饰。
在公寓楼道里我遇见了方茴,若是平时我肯定迎上去说说话,可我那天情绪实在低落,仅仅点了点头,于是方茴脸上的奇妙表情,便在不经意间被我错过了。
“今天你生日?”她看着我手里的蛋糕和蜡烛问。
“嗯。”我一边掏钥匙一边说。
“8月29日?”她仿佛不相信似的。
“对。”我打开门,随口说:“进来坐坐?”
没想到方茴真的跟了进来,这倒让我有点不知所措了。好在还有蛋糕掩护,我拆开丝带说:“一……一起吃吧,我自己吃不了这么多。”
“樱桃芝士?”方茴看着蛋糕眼睛闪了闪。
“哈,女孩子都喜欢这个吧。”我笑着说。
“也有男生喜欢。”她拿出蜡烛说。
“嗯,我也喜欢。”我说,而她又用那种特别的目光看了我一眼。
“那你还喜欢什么?”她笑着问。
她从未如此温柔待我,因此我也就来了精神。
“我是万金油,永远跟不上潮流,不会来事儿,喜欢的都特土。当年看圣斗士,人家都崇拜星矢,可我就觉得他是打不死的小强,结果我们班女生都不借我书看了。再说男孩都不喜欢吃甜的吧,可我就喜欢,还老老实实跟别人说,经常被嘲笑……还有啊,现在特流行喝这种汽酒吧,你知道我喜欢什么吗?”
“百事?”她挺认真地问。
“那多洋气啊!我告诉你,你可不许笑。”我摆了摆手神秘地说:“冰红茶,统一的。”
方茴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让我竟然有点不敢回望。
“今天我也流行
(1/2)
2012-8-26 8楼. 第一卷 不忘(7)
桃子酒一饮而尽,或许甜香的东西最易蒸发,她的眼角滑出了一点眼泪。
继而她哭出声音。
那一瞬间,我突然明白了。
今夜的方茴,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可爱的小动作,每一次微笑,每一滴泪,都不是给我的。
我默默等她的肩膀停止颤抖,然后问她:“今天,也是陈寻的生日么?”
方茴抬起头,刚才存在的那副生动面孔已经消失不见,这才是在我面前真正的方茴。
奇怪的是,发现了这点之后,我有些难受。
“你相信么?可能人总有点什么事,是想忘也忘不了的。就算时间再久,躲得再远,也不管用。心里放不下,只一点点,就够了。”她握着欢欢的马克杯轻轻地说,“你们一天生日,8月29日,处女座……”
后来,在我和陈寻生日那天,方茴在我的澳洲小屋里缓缓地讲了很长的一个故事,长得我站在海这一头却看到了那一头,长得我和他们一起重新过了那年那月,长得他妈的跨越了足足十年时光,长得让我看见青春突然白发苍苍……
2012-8-26 9楼. 第二卷喜欢(1)
1
方茴说,她是陈寻的所有红颜中最不像红颜的一位。如果非说个形容词,她充其量算是清秀可人。
我很明白,一般清秀可人都是礼貌性的夸奖。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这姑娘不漂亮,一般人,很一般的那种。
当然,我觉得她这么说比较谦虚。方茴虽然不是明眸皓齿的美人,但是很有味儿。不过我觉得她的这种美丽多是源于她的过往,那些情感沉淀下来,自然而然地在她身上产生了幻化。我没见过她十几岁的样子,不知道在没经历这场恋爱之前,她是不是也这么别致。
而陈寻呢,据我分析就是一命犯桃花,祸水红颜的主儿。那时候北京的每个高中都可能会有这么个人,长得帅,个儿高,打球好,有点小聪明,你说什么他都知道,有的学习还不赖。他们为女同学提供梦想的空间,为男同学提供不错的玩伴。总之,就是危害人间来了。
陈寻的初恋就是方茴这么一个相貌平平的姑娘,方茴自嘲说以至于后来人们都会以一种奇怪的口气问:“啊?她就是方茴?”但我想这种事都是没道理的,如果真琢磨出因果来,那不是看破红尘,就是命不久已了。
反正,方茴是陈寻爱过的女人,虽然这么说有点酸,但是结合我的切身感受,我认为他的确深深地爱过。
他们两人的名字第一次被联系在一起,是在90年代末北京晚报某版下面的一角公告上。当时北京有名或有钱的高中通常会在报纸上刊登中考入榜学生名单。他们都被F中录取,名字上下一排。
继而,他们同时分在高一(1)班,真正彼此面对面的时候,大概十五六岁。
最先开始,陈寻根本没注意过班里还有这么一个人。方茴太默默无闻了,属于那种她就是不来上课,也只有班主任和考勤员知道的人。
陈寻是本校直升上来的,因为成绩突出而且有过干部经验,所以被年级主任钦点当了班长。那会儿他正是前有老师垂青,后有同学追捧,左右逢源的时候。所以他没空观察这种女生。
陈寻之所以注意方茴还是因为好朋友赵烨和乔燃。赵烨是班里的篮球特长生,一米九几的个儿,头发有点自来卷,长得跟樱木花道似的,一口白牙,笑起来特灿烂。按陈寻的话说,他不应该打篮球,应该去拍高露洁广告,那就不用每年都敲不同品种的贝壳了,可以随着他的成长直接往他牙上敲,效果一目了然,比贝壳真实可信多了。
乔燃是个文质彬彬的男孩,任班里的生活委员兼
(1/2)
2012-8-26 10楼. 第二卷喜欢(2)
放学取车的时候,方茴的自行车正好放在赵烨和陈寻中间,她看见两个高大的男生站在那就没凑过来。赵烨却很热情,他推开陈寻,主动错开了一块地,露出他的白牙,使劲笑了笑说:“方茴,你先取吧。”
方茴诧异地看了看他,轻声说:“谢谢。”
“来来,我帮你。”方茴刚开完锁,赵烨就冲了上来,还没等她说话,就把她的捷安特推了出来。
“麻烦你了。”方茴很客气,客气得显示出了距离感。
可是赵烨仿佛没想客气,他问:“方茴,你家住哪啊?”
“双安。”
“这么远啊!出校门往东骑吧?我家住德外!咱俩顺路!”赵烨惊喜地说。
陈寻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心里想你们家什么时候跑德外去了?明明在朝外!整个一南辕北辙!
“哦。”方茴好像没受启发,仍旧平淡。
陈寻歹毒地笑了笑,偷偷竖起了中指。他暗想,赵烨,你小子折了吧?人家不吃那套!
不过他也瞄了方茴一眼,总体说来赵烨不惹人讨厌,也算半个帅哥,一般这时候,女孩都应该可爱点,说“是吗?好巧!”或者笑笑说“竟然顺路呢!”什么的,可她呢,就“哦”了一声,躲躲闪闪的,像是被惊吓的小猫,明显的不自在。
“咱们……一块回家吧?行吗?”赵烨明显受挫,说话都没底气了。
“那……好吧。”方茴犹豫了一下,点点头说。
赵烨如释重负,忙推着车赶了过去,临走之前还挑衅地冲陈寻挤眉弄眼了一番。
陈寻望着他们的背影,确切地说是望着方茴的背影,发了会儿呆。
他突然发现,在这个过程中,方茴一句话都没跟他说,甚至没抬头看他一眼。
2
F中是开放式教学、封闭式管理的先驱。基本上北京的孩子都听说过这所学校。他们校长很有商业头脑,当年第一个高举素质教育的大旗,紧跟形势大步发展。通过各种宣传报道,一下子把沉寂很久的F中推上了教育界前列。
曾经流传过一个关于F中校长的故事,他的爱车被学生不小心从楼上掉下的书砸了个大坑。他当时赶到现场之后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砸得好!砸车没事,千万不能砸到我的学生!”从此之后,该校长声名在外,名利双收。现在所谓的那些推手炒作比起他来,那真是差了档次。
因为是封闭式管理,所以规矩也多,上学必须穿校服,女生不能留披肩发,课桌要带桌套,就连中午休息未经许可也不可以离校。所有学生都在学校吃午饭,统一订餐,各班每天
(1/2)
2012-8-26 11楼. 0.0围观
2012-8-26 12楼. 为什么说我发广告贴
2012-8-26

正文 匆匆那年小说 第九卷 匆匆  方茴说:“我真的很爱过,也真的很恨过,可是那些爱啊恨啊就那么匆匆过去了,现在想想我其实并不后悔,如果再让我选择,我还会这么来一遍……” 
 陈寻给我讲完他们的故事的时候,天边已经渐渐亮了。我抹了把脸,发现竟然湿漉漉的,原来不知不觉已经掉下了眼泪。 
 说实在的,我猜测过是陈寻抛弃了方茴,也曾想象当时是怎样的撕心裂肺,但是实在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结果。想起2003年那个带着深切的痛独自一人奔赴远方的身影,我就格外的心疼。我想可能所有人都以为方茴是软弱的,但是我知道她并不是,在离开了所有亲人和朋友的日子里,在告别了匆匆那年的日子里,只有她一个人固执地将自己绵薄的爱情坚守到了最后。 
 但是我不再对陈寻持有偏见了,显然记住这场爱情的不仅仅是方茴一个,受到了伤害的也不仅仅是方茴一个。他们的青春充满了明亮的色彩同时也抹上不可泯灭的黑白,但是毫无疑问,这些都是属于他们的,独一无二并且毕生难忘。 
 “嘿!你丫还真挺入戏的啊!”陈寻从厕所走出来,扔给我一条毛巾说。 
 我接过来擦了擦脸说:“滚蛋!你丫指不定都哭多少场了呢?功力早超过孟姜女了吧!” 
 “去你的!”陈寻踹了我一脚。 
 “你够能抽的,把我这点存货全造了!”我抖落着空烟盒说。 
 “这算什么啊!一晚上才一盒!当年我在我们学校门口就干抽了一盒!还下着大雪呢!烟头都熄了好几回。”陈寻不以为然地说。 
 “你丫典型的自作自受!后来呢?你们那帮人都怎么样了?”我问他。 
 “其实后来两年我和他们都没什么联系,以前我们那么好,天天在一起,但现在说起来都是听说谁怎么着了,呵呵,兴许这就是长大了吧!乔燃比较出息,考上了伦敦AA建筑学院,估计以后就常驻了,为我们开拓了海外根据地,去年回来我们见了一面,说是没有女朋友,只有要好的女性朋友,丫就是一文青,我们都懒得跟他咬文嚼字。赵烨毕业后单干呢,他网上那生意做到相当红火,据说是北京第一大供应商,他媳妇从长春跟他回来了,东北女人真剽悍,我看赵烨在她面前一点脾气都没有,兴许今年就领证了。苏凯在银行上班呢,老有任务,他都给我办了三张信用卡了!听说也贷款买房准备结婚了,新娘不是郑雪也不是林嘉茉,特逗,是相亲相成的,我们都没想到!嘉茉还和宋宁好着,她在一事业单位,现在正寻摸着跳槽呢,说工资不够买衣服的,还是上学时那样!丫宋宁简直是人精,当时毕业找工作,把用人单位都说傻了,现在已经升他们湖南分公司的财务经理了,别的都好就是老往外地跑,总给我打电话说在地广人稀的土地上想念首都人民。高可尚去公交公司了,我们都说发挥了他的最大价值。王森昭留北京了,彻底成了北漂,外地孩子找工作确实不容易,当初毕业没少吃苦。好在他学得好,能力也强,现在也是月薪5K的白领。沈晓棠最后和他好了,他们俩的事沈晓棠家里不同意,说不愿意让沈晓棠找一外地人,那天王森昭还跟我说沈晓棠她妈给了他一套《新结婚时代》的盘,让他好好看看,弄得他哭笑不得。但沈晓棠还挺认真的,嗨,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呗!”陈寻笑着说。 
 “沈晓棠跟王森昭好你心里不难受啊?”我好奇地问。 
 “开始是有点不舒服,但后来也不觉得怎么样了。老大确实比我适合沈晓棠,我觉得他能给沈晓棠幸福,所以就认了,那些事都过去了就算了吧。”陈寻仰躺在床上说。 
相关热词搜索:匆匆那年正品小说封面 哥弟连衣裙正品2015年

最新推荐范文大全

更多
1、“匆匆那年小说那个是正品,匆匆那年正品小说封面,哥弟连衣裙正品2015年”由BB文章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BB文章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匆匆那年小说那个是正品,匆匆那年正品小说封面,哥弟连衣裙正品2015年" 地址:,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