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兴趣爱好 > 佛教 > 下一站幸福,在哪里……,下一站幸福,下一站幸福电视剧

下一站幸福,在哪里……,下一站幸福,下一站幸福电视剧

发布人: 韩梅梅    发布时间:    阅读:

导读:   他说:你是一只刺猬,身上长满了刺,生怕别人会触犯你的领地。   你又是一只贝壳,外表坚强,内心脆弱。   我就是他口中的那只孤傲......

  他说:你是一只刺猬,身上长满了刺,生怕别人会触犯你的领地。

  你又是一只贝壳,外表坚强,内心脆弱。

  我就是他口中的那只孤傲的刺猬,莫蓉。他就是说这句话的人,叫做程沛。与程沛的相识是在一场盛大的舞会。我因了那本随笔散文《指尖花开》而迅速走红,成为这座城市名声大振的“美女作家”。即而有资格成为这场称为“名流聚会”的舞会中的贵宾之一。可说实话,这样盛大且高雅的场所,是我内心有所排斥的。因为,自认为天性散漫,不拘一格,为了装扮淑女而失掉了我的本性,对我来说是件很为难的事。所以,内心我是及不情愿去的。曲菲是我的好友,也是舞会受邀贵宾之一。不愧为娱乐名记,樱桃小口央央而出的话都是那么的在理,如弹簧般劝我参会的好处种种。无奈,经不住苦口婆心,逃不过内心悸动,我只得如约而至。

  听说,参加这样的舞会也必定要盛装而行。小小穷书生的我,换来的那点稿费也抵不过买一件上好的礼服。况且又听说,无论礼服再怎么华贵,也不能再穿第二次参加盛会,那是对别人极大的不尊重。所以再华贵的礼服也终逃不过一次性使用的,那种如快餐食盒般廉价的命运。所以,介于付出与收入的不平衡比较,我思量再三最终还是决定本色出席。至于身后会有何等评价,我想,一件华贵的礼服并不能代表所有的礼貌或不恭。那就穿自己的衣,让别人说去吧!

  一件淡蓝色裸肩百褶鱼尾长裙,便是曲菲今晚的夜装。她盘起的长发婉约高雅中不失秀气,胸前别致的胸针更是点睛之笔。她不得不惊讶于我这区别与他人的别具一格的“行头”。——一件纯白如雪的蕾丝单裙外,简单的没有一丝修饰。微卷的短发像个调皮的小孩子在四处张望。“喂!蓉儿!你怎么打扮的那么简单?!”

  “干嘛?这样不是挺好的?”我挑衅似的坏笑道。

  “不是吧你?!参加这样的舞会你也不穿的好点儿?起码也得穿个看起来稍微华贵的衣服吧?!”曲菲的嘴巴悄悄地不淑女的张的老大。

  “呵呵,就我那点儿稿费?都买成了华贵的礼服,我吃什么呀?!”

  “那你干嘛不早说?我送你一套啊!”

  “下次吧。这次先这么着。谢谢宝贝了。”我调皮的打趣着,把个漂亮的曲菲气的干瞪眼。

  我说过,我及少应酬这样的场合。也不太喜欢这种很张扬自己的气氛,所以,我捡了个僻静的角落,要了一杯红酒悠闲的坐在那里。坦白说,比起表演,我更喜欢欣赏别人的华美。所以,一身素洁淡妆的我,也只能以这种方式参加这样盛大的舞会。似乎,像是在极力掩盖自己的某种不为人知的卑微。

  舞会优雅有序地进行着。曲菲早已走出了我的视线。我想,在这样一场名流的聚会中,曲菲这样喜爱张扬的女子是不会自甘寂寞的。果然,当我轻啜一口,轻轻转动酒杯时。曲菲便笑若桃花般的朝我这边走来。身旁她挽着的,是一个浅灰色小礼服打扮的男子。打底的衬衣如我的裙裾一般洁白如雪,同样闪着亮光的黑色领带优雅的伏在胸前。他身高大约1米75左右的样子,体态肥瘦适中。三十四五岁的样子看起来神清气爽。我注意到他在曲菲的指点中,看到我,便一直在微笑。“这是程沛。他可是我们省内有名的外科权威哦!”

  “你好。”我礼貌地伸手问候。“我是莫蓉。一个社会闲人。”程沛的眼睛倏忽闪过一丝疑问。

  “哦,哈!你瞧!我给忘记介绍了。这位是我的朋友莫蓉。她是一位作家。”

  “作家?啊哈!久仰!”

  “呵呵,程先生过奖了。请坐。”我淡然一笑。

  “曲菲小姐,可以请您跳一支舞吗?”刚刚坐定,便有一位年青男士过来请曲菲跳舞。曲菲冲我俩抱歉一笑,飘然而去。

  “莫小姐,我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我……我刚学了点,不太会……”我羞涩地婉拒道。

  “哈!那没关系。我教你!”

  其实,我自以为舞姿还算可以。虽没有蝴蝶般的轻盈柔美,但也不至于像猴子拔河般蠢笨。只所以如此婉拒这位魅力十足的医学权威,全是因为我那纯白如雪却又干净地没有一丝配饰的廉价的蕾丝长裙。因为,在如此盛大的舞会上,穿着如此简洁,实是不想张扬中最乍眼儿的张扬。这就像低到尘埃里的落叶,被人重新拂去尘土,拿到阳光下肆意欣赏的尴尬。他已经礼貌的伸出了手,我也只好将这“落叶”奉于他的手中。许是内心的矛盾重重,导致我一直不敢正视他的眼睛。在我最熟悉的华尔滋面前,我竟踩了他三次脚!虽然每次总能从眼角闪到他一瞬间的停顿,但他始终微笑着没有讲了出来。曼妙一曲终于在我无限的盼望中完毕,我神色绯红的点头抱歉离开,再次坐到了那个僻静的角落。

  他似乎已经觉察出了我神情的尴尬,双手各执一杯红酒轻轻悄悄地坐在了我的对面。

  “给。”我接过酒,说了声“谢谢。”

  “你,有种有众不同的气质……”他眉头微蹙,似乎一时间想不到合适的词来形容我的“与众不同”。

  “哦?是么?”我故意问到。

  “嗯……清新、脱俗、文静、娴雅……”

  “哦?有这么多?是不是还有朴素、无华?”

  “呵呵,还真有。你怎么知道我想说这个?”

  “呵呵,因为,我聪明。”

  舞会结束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婉拒了这位魅力男士的护送,我准备邀曲菲一起回家。曲菲似乎是因为太过兴奋,结束时竟然随同他人的座驾而去。无奈,我只得独自开车返回。深夜写作一直是我的习惯,这种颠倒黑白的工作,往往要比常人疲累。但好在几年的写作生涯,早已慢慢适应。所以,我没有马上入睡,而是打开电脑后,便准备去冲凉洗澡。给曲菲的电话没有打通,想必她早已醉入男欢女爱的温柔乡里。对于这位个性热烈的朋友,她的个人生活,我从不发表言论。听老爸说,毛主席有句名言,叫做“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没想到,这么多年来,我竟一直在不知不觉中奉行着这句话,以此语为人生之座右铭。所以,我只想管好我自己的事,对于别人,除了偶尔淡淡的劝解外,我似乎有一颗冷漠的心,永远不会记得去阻止什么。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是绝对的愚蠢。所以,在这个时候,我唯一能做到的,就是我的文字建筑游戏。

  写作的时候,挂QQ是我的另一习惯。虽然我一直以隐身自居,但还是免不了有读者请求加为好友。几天后的某个深夜,当那个提示的小喇叭不停闪动时,我点击后便看到这样的请求“莫蓉,我是程沛。”程沛?我的脑海迅速开始搜索这个似曾相识的名字。好在,聪明的我及时想起了——程沛,便是曲菲口中的那名省内外科权威。确定,然后便是习惯性的沉默。一朵玫瑰花,便是程沛发来的第一个内容。我回到“谢谢。”

  “还记得我吗?”他问。

  “记得。你好!”我回答。

  “在忙什么呢?”

  “哦,呵呵!我在写一些东西。”

  “这么晚了还在写啊?怎么这么辛苦?”我以一个微笑的表情表示回答。

  他似乎尴尬地回复道:“呵呵,我忘记了,这是你的职业习惯。”我又以微笑示然。

  “那好吧,先不打扰你了。晚安。”

  “晚安。”我像往常一样,对着屏幕彼端的人礼貌又冷血的打出了这两个字。然后,继续我的文字。

  程沛这个名字,我记住了。但好像也没有太刻意。所以,在曲菲又见我时的第一句话时,便问道:“那个程医生有没有找过你?”

  “程医生?”

  “程沛!”

1 2  下一页 相关热词搜索:下一站幸福 下一站幸福电视剧

最新推荐佛教

更多
1、“下一站幸福,在哪里……,下一站幸福,下一站幸福电视剧”由BB文章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BB文章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下一站幸福,在哪里……,下一站幸福,下一站幸福电视剧" 地址:,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