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爱美时尚 > 整容整形 > 荼靡花开,她的爱恋散场,花开荼靡,花开荼靡叶落彼岸

荼靡花开,她的爱恋散场,花开荼靡,花开荼靡叶落彼岸

发布人: 韩梅梅    发布时间:    阅读:

导读:   “其实,我知道,我注定不会属于你。你也,注定不会属于我……   两个相爱的人,只是属于曾经。你南来,我北往,背道而驰的两列火车......

  “其实,我知道,我注定不会属于你。你也,注定不会属于我……

  两个相爱的人,只是属于曾经。你南来,我北往,背道而驰的两列火车,不回头,也不停留……”

  罗兰朵儿在说这句话的时候,顾小博,刚从美国回来。“朵儿,你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

  “因为,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罗兰朵儿,平淡的回答。

  也许,在激情澎湃的时刻,这种平淡近乎于绝情。因为,顾小博已经微微感到冷。

  “为什么?朵儿!难道你还不能原谅我当年的错误吗?我已经跟她分手了……”顾小博似乎被罗兰朵儿的平静激怒了,他说话的形态,明显是在声嘶力竭。“我不远千里,远渉重洋的回来见你,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

  “当初,你不也是不远千里,远渉重洋的离开我了吗?”罗兰朵儿一如即往的平淡。不过,这次她并没有等到顾小博再次的质问就转身离开了。顾小博怎么也不会想到,五年前自己离弃的心爱女子,竟然不知何时变得这么决绝。“朵儿!”他的声音绝望而迷惑,只是,罗兰朵儿并没有回头,或者如他想像,嫣然一笑的答应着,我在呢!

  顾小博与罗兰朵儿是大学同学。确切的说,顾小博是罗兰朵儿的学长,一个大他两个年级的学长。他们两人的相识是在学校的图书馆。那天,顾小博因为论文的事情要去图书馆查些资料,许是大家都在忙着找资料写论文的缘故,顾小博要找的那本书,被告知已经全部借出。正在顾小博为此愁眉不展之际,罗兰朵儿适时的出现,手里拿的,正是顾小博想要借走的那本书。

  自然,站在图书馆里尚未走掉的顾小博便瞬即得到了这本书。他身边站着的正是刚刚到图书馆来还书的罗兰朵儿。只见她身着一件淡紫色打底,涂染无数细碎小花的飘逸长裙。一袭如瀑柔软的黑色长发,一直垂到腰际。白皙的椭圆型脸蛋看起来是那么的洁净、清新。顾小博不由的呆了,他觉得自己从未见过这么脱俗清丽的女子,心里竟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他的脸甚至有些微微的热了,而且,心也瞬即之间咚咚地跳的厉害起来……

  “你好!”顾小博主动朝身边这位自认为是所见过最美丽的女孩子打了声招呼。

  “你好。”罗兰朵儿也微笑着回敬道。在她眼里,这个高大、阳光、瘦削的男孩儿是如此的英俊完美。自己竟不知道这个学校里有这么一位帅气的“梦中白马王子”。她甚至在看到他的第一眼后,便为此痴迷了。——恋爱的感觉如此奇妙!在没有见过,不曾相识相知的情况下,竟也能产生爱情热烈的火花!从那以后,两个人似乎总是有意无意的在图书馆相遇。在渐来渐往的日子里,她知道了他叫“顾小博”,是顾氏企业的未来接班人。他也知道了她叫“罗兰朵儿”,是一对无名下岗职工的女儿。当然,在这样温馨而美好的日子里,他们两人像许多红花与绿叶的结合,暗许下了非她不娶,非他不嫁的海誓山盟。

  日子一晃过去了,转眼已经面对顾小博将要毕业了。他没有继续考研,而是按照父母之命,回到顾氏集团,去学着做一个合格的未来掌门人。罗兰朵儿的心里也开始暗暗惆怅起来。因为,她早就知道,很多这样的校园爱情,在历经毕业这一关后,便各自劳燕分飞了。尽管自己清楚,与顾小博两年相处的感情并不短,甚至有了些刻骨铭心的根基,但她还是忍不住的将心里的忧虑告诉给了顾小博。顾小博拉着罗兰朵儿的手,用极其深情的目光说下了罗兰朵儿一生都难以磨灭的话:“朵儿,无论将来我身在何处,我都会信守承诺,回来娶你。”罗兰朵儿就笑了。因为,她也一直认为,她与顾小博的感情,不会成为校园爱情终结的陪葬品!至于心里原来的忧虑,那是完全因为在乎顾小博。

  就这样,两个相爱的人,又将他们的爱情延续了两年。直到,罗兰朵儿毕业的那一天。这一天,顾小博兴奋的拉着罗兰朵儿告诉她说,要将她带回家去认识一下自己的父母。这是罗兰朵儿一直盼望的事情。因为,瞒着双方父母悄悄恋爱了两年的他们,只有得到彼此父母的承认,好像才更加名正言顺的成为情侣关系。

  毋庸置疑地,顾小博的家漂亮的是罗兰朵儿始料不及的。只是她现在最担心的却不是顾小博家里的美丽问题,而是,这个家族的人,是否愿意接纳她。没有太多的赘述,罗兰朵儿的出现是顾家也始料不及的。原来,顾小博是这个家里唯一的男孩儿,大他八岁的姐姐早已嫁作人妇。面对儿子突然邀请来的女孩儿,顾家夫妇便一目了然。他们不动声色的对罗兰朵儿问长问短,得知罗兰朵儿的父母是一对下岗职工时,却不由的悄悄交换了眼神。那眼神里充满了惊讶,好像面前这位气质清丽又礼貌有素养的女孩子并不是那种“低层阶级”所造就,而是高级知识分子才能培养出来的硕果。当然,这样疑惑的眼神,他们是不会让罗兰朵儿看到的。于是,那晚,罗兰朵儿被这对热情的夫妇留下来一起共度了晚餐。饭后,还嘱咐顾小博护送罗兰朵儿回家。他们哪里知道,顾小博这也是第一次要去罗兰朵儿的家。在顾小博眼里,没有比这次护送罗兰朵儿回家更好的机会了!因为,趁此机会顾小博可以顺水推舟地把自己是罗兰朵儿男友的身份公布于罗家人。对于是否接纳这个问题上,他倒没有罗兰朵儿那么些忧虑。因为,他很自信的相信,在这座城市里,还没有哪一家人不知道顾氏集团的商业势力,以及还没有哪位女子会拒绝如他一样英俊的男子。于是,带着这样的自信,顾小博认识了见到他后惊讶的罗兰朵儿的父母。

  世上的事总有扯不清的。有嫌贫的,也有仇富的。欣慰的是,顾家并没有对罗兰朵儿的家庭有半点儿嫌贫的敌意。只可惜的是,这世上却有如罗家夫妻这样贫穷习惯了的人,对于天上突然掉下馅饼儿这样的美事,他们是万万不会相信的。其实,也不止是他们,但凡有点智慧的人,是都不会相信,天上能掉馅饼儿这样的事会发生。究其原因,大概都是人们活的比较现实而不妄想虚幻的本质吧!

  送走了顾小博,罗兰朵儿的母亲首先开了腔:“朵儿,你们不是骗我吧?他真是顾氏集团的大公子?”

  “嗯。”罗兰朵儿欣喜地回答。因为在她眼里,这样一位爱自己,长相英俊,家庭又“富裕”的人,爸妈是不会拒绝的。毕竟他们辛苦劳碌了一辈子,也不想让自己唯一的女儿像他们一样受苦受穷受某些人的岐视——天下父母都一样,哪个不愿意让自己的子女活的比自己更幸福、更快乐呢?!可是,这次罗兰朵儿却想错了。她的父亲也开了腔:“你们是怎么认识的?认识多久了?”

  “我们是大学同学。他比我高两级,认识两年了。”在父亲的面前,罗兰朵儿从来不敢造次,她对父亲的回答态度认真的似乎超过了对母亲的态度。

  “你去过他家了?”

  “嗯。”罗兰朵儿低低的回答。

  “去过几次了?什么时候去的?”

  “就一次!是今天才去的……”

  “那你们发展到什么程度了?是不是……已经做出那种事情了?……”罗母插口道。

  “哎呀!你们想到哪儿去了?!”罗兰朵儿大声道。

  “哦……”罗父哦了一声,随即沉默了一会儿,等他吸了一口烟后,才面色和蔼的说:“朵儿,其实我和你妈也不是反对你和那个顾小博的事情。只是,咱们跟他家的社会地位悬殊。你说,你就是一个穷下岗工人的孩子,人家可是咱们市的首富!这以后你若嫁到他家里,生活习惯肯定有差异。你说你能不受气吗?”

  “爸爸,我今天去他家时,他们家人对我很好啊!”

  “那是人家有教养!你有什么不好,人家也不会让你个傻妮子看出来!这你还不懂吗?”

  “是呀,你个傻妮子。人家是什么人物啊?他们不知见过多少大世面,与多少种人打过交道啊!不然人家的企业也不能做的这么大啊!”罗母又插嘴道。

  “妈!”罗兰朵儿不耐烦的声音提高了八度,她似乎更像是在反驳父亲的话:“妈!现在都什么社会了?!你还跟我讲什么门当户对的事情?再说,顾家也没有嫌弃咱家啊!”

  “那也不行!”罗父威严地甩出一句不容更改的话,狠狠地摔门而去……

  “我就不!”罗兰朵儿今天一改往日的乖巧,同样用不可逆转的声调面对已经出门而去的父亲叫道。

1 2  下一页 相关热词搜索:花开荼靡 花开荼靡叶落彼岸

最新推荐整容整形

更多
1、“荼靡花开,她的爱恋散场,花开荼靡,花开荼靡叶落彼岸”由BB文章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BB文章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荼靡花开,她的爱恋散场,花开荼靡,花开荼靡叶落彼岸" 地址:,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