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兴趣爱好 > 乐器 > 我们结婚,只是与爱情无关,结婚与爱情无关,我们的爱情与身高无关

我们结婚,只是与爱情无关,结婚与爱情无关,我们的爱情与身高无关

发布人: 韩梅梅    发布时间:    阅读:

导读:   Pt1.   说实在的,遇见若颜,不在苏陌安的人生计划中。他只是个三流报社的小记者,每天混迹在人群中,寻找着可以发表的点滴,可终是......

  Pt1.

  说实在的,遇见若颜,不在苏陌安的人生计划中。他只是个三流报社的小记者,每天混迹在人群中,寻找着可以发表的点滴,可终是碌碌无为。工作了三年多,也没办法转变自己记者的身份,是该默哀自己的没才,还是庆幸竞争过后,至少保住了饭碗。

  在城市晃荡的这么多年,苏陌安只有一个称得上好友的朋友。阿德,一个酒吧的老板,在苏陌安最失意落魄的时候,坐在他的身边安慰了几句,于是两个人成了别人口中的酒肉朋友。只是他们都知道,彼此是最真的知己,即使是在这样一个被人称作尔虞我诈的世界里,他们依旧把酒言欢,毫无顾忌。

  报社的生活,循序渐进,似乎都没有人注意角落里,正在挣扎构思为照片匹配文章的苏陌安。怪只能怪他是个不起眼的小记者,至今为止都没有出过轰动类的照片文章。曾经的他在学校被称为作家,因为他的文字总是能发表在校刊的各个板块,那段时期,是他最辉煌的时刻。

  每个人都会经历转折的打击,而苏陌安所遭受的便是离开学校后,一去不复返的过去。在报社里无法崭露头角,被世间的人情冷暖所遗忘,苏陌安的秉性使得他的那些文字呈上去,不消片刻就被退了下来。报社的编辑,带他入社的中年人,时常批评他的现实主义,要知道如今的人们欣赏的可不是这些。

  工作的无奈,唯有借酒消愁,阿德看着一股文人气息的苏陌安,劝他不如放弃现在的工作,来酒吧。可是人总是有倔强的一面,苏陌安拼命的摇头,他说一定要干出番成绩,再潇洒的离开。

  Pt2.

  看见若颜的那天晚上,下着蒙蒙的细雨,有个女子匆匆忙忙的从外面跑了进来,抖落一身的雨水,抱歉地对阿德说:“对不起,老板,我迟到了。”阿德挥挥手,示意她去换衣服,女子便撤离了吧台。而一旁的苏陌安显然是被那个女子吸引了,望着她离去的方向,久久转不了视线。虽然被雨淋湿了,虽然道着歉,可是他明明还是看见了那女子眼中的淡漠,似乎周围的一切与她无关。

  充斥了纯音乐很久的酒吧,终于迎来了第一次的歌声,那是一个伴随着忧伤的女声,低低诉说着歌曲所想表达的感情。苏陌安心里一颤,他很少听人唱歌,尤其是这种现场版的,轻轻的拿着一杯酒来到台前的一张桌子旁坐下。

  “她叫若颜,是酒吧驻唱,前几天刚刚签的。”阿德喝着酒,无意地说着。苏陌安看着那歌手的脸,才发现,原来是刚刚吧台的那名女子。她的歌声很轻,悠远的让人遐想联翩,却脱不了一丝伤感的韵味。苏陌安听别人说过,只有经历过一些事的人才能唱出歌曲的味道。

  一曲完毕,那女子走下了台,来到苏陌安和阿德所坐的位置,要了一杯酒也坐下了。化过淡妆的脸此时微微泛红,可能是唱歌的原因吧,抑或只是刚喝下一杯酒的缘故,苏陌安只听见她淡淡的开口:“你好,我叫若颜,下了班,我也是阿德的朋友。”

  Pt3.

  若颜是个话少的女子,苏陌安认为,他和阿德每次听完她唱歌,总是会请她喝一杯,虽然歌手喝酒不好,但是那个女子也不会拒绝。三个人一张桌,讲的最多的还是阿德,苏陌安通常只是附和几句,而若颜却是一味的听着,眼神始终看着透明的酒杯若有所思。

  阿德经常笑苏陌安装深沉,不懂说话,而如今遇见的若颜,却是个只懂唱歌更加不会言语的女子。苏陌安觉得自己快憋疯了,记者的天性使然,他突然觉得这个女子背后肯定有故事,他想问又不敢开口。如果真有那么点材料,写下来或许是一篇感人肺腑的文章,可他总觉得会伤害了那个女子。

  “苏大才子,为什么我总感觉你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有什么不能说的吗。”抿嘴喝过一口酒,若颜瞥了一眼旁边似坐立不安的男子。她的话里有话,可是苏陌安实在不知道能不能问,猛地灌下一杯酒,看见一旁的阿德也正奇怪的打量着自己。苏陌安要爆发了,叽里咕噜朝着若颜问了一大堆,最后倒在桌上,这个人还是不那么胜酒力。

  那天晚上,醒过来后,苏陌安头痛欲裂,阿德告诉他若颜想找个机会和他谈谈她的故事。苏陌安一惊,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那个女子难道准备骂人么。阿德无奈地摇了摇头,对苏陌安说:“她说,有些事憋久了,会伤身,不如一吐为快。”

  Pt4.

  若颜把约谈的地点订在了一间清幽的小茶馆,苏陌安早早地赶到了那里,带着作为记者离不开的相机和笔记本。或许阿德早已把自己是记者的事告诉了若颜,苏陌安也没觉得隐瞒了什么,毕竟那么多天她也没问过什么。现如今她想倾吐,倒不妨做个安静的聆听者。

  茶馆也播放着音乐,幽幽地如山涧流淌的小溪,舒心无比。苏陌安坐在若颜的对面,镇定地看着对面的女子,波澜不惊的脸上,那双眼睛若有似无的瞟着窗外,在欣赏景色么?气氛有点尴尬,苏陌安想她不说,那就自己先找点话题聊聊好了。

  “其实,你想知道的无非是我的歌声为什么有一股无法言欲的悲伤,是么。”这个女子要么不说话,要么总是一鸣惊人,这是阿德对她的评价,苏陌安总算见识到了。他拿出包里的纸和笔,然后望着眼前的女子说:“我是个很好的倾诉对象,愿闻其详。”

  放下手中的茶杯,若颜的思绪仿佛飘向了远方,淡漠的声音里,那个被遗忘在天际的故事重又回到现实。苏陌安安静地记录着重点,时而对上女子盛满回忆的眼神,微笑带过,继续低头。他的心被故事牵扯着走,这个女子的感情多么的执着,可是最后换来的结局,却是一辈子无法承受的痛,深爱的人永远的离开了。

  “他是希望你幸福的吧,可是你真的无法爱上任何人了么。”合上笔记本,苏陌安喝了口茶问若颜。女子轻轻地点头,然后拿起包起身,又回头似在感激:“谢谢你,愿意听我的故事,希望你能成功。”随后潇洒的身影没入了茶馆外的人流中。

1 2  下一页 相关热词搜索:结婚与爱情无关 我们的爱情与身高无关

最新推荐乐器

更多
1、“我们结婚,只是与爱情无关,结婚与爱情无关,我们的爱情与身高无关”由BB文章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BB文章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我们结婚,只是与爱情无关,结婚与爱情无关,我们的爱情与身高无关" 地址:,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