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居家生活 > 驾车宝典 > 七彩幸福,许一世地久天长,有一种幸福叫地久天长,谁曾许我地久天长全文

七彩幸福,许一世地久天长,有一种幸福叫地久天长,谁曾许我地久天长全文

发布人: 韩梅梅    发布时间:    阅读:

导读:   引子:有一天,我会驾着七彩祥云娶你做我的新娘,你还在原地等我吗?   文小落到达学校的小礼堂时,里面已经聚满了人,四下张望了一......

  引子:有一天,我会驾着七彩祥云娶你做我的新娘,你还在原地等我吗?

  文小落到达学校的小礼堂时,里面已经聚满了人,四下张望了一番,却唯独不见主办者现身。

  这次同学聚会是宁飞组织的,高中时他是班长,成绩优异,眉目清俊。在一中,他有数不清的爱慕者,可一中还有一个文小落公主存在,王子变得只可远观,而不能有非分之想。

  有人说,文小落和宁飞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的确,同样优异的成绩,同等出众的相貌,这样一对璧人美好的让人无法嫉妒。他们是朋友也是知己,高山流水的默契,相偕走在一中的两人是最耀眼的风景线。

  高中毕业,一文一理,皆是一中的魁首。填完志愿,文小落问宁飞报考的学校,听到“浙大”二字时,陡然紧张了起来,小心翼翼地寻问原因。

  即使所有人都臆想两人的关系,她自己却心里清楚,一中时,他们是逾越朋友的知己,却再没逾越知己成为其它。他们独处时会谈天下,论古今,却独不涉及感情,这个年龄的爱情太稚嫩,太脆弱。她懂得,他亦明了。可当他说出浙大的时候,她又开始胡思乱想了,你会去浙大是因为我吗?

  宁飞只是淡淡的笑,笑容飘渺又极其温暖,说出的话却使那份完美的表情支离破碎,浙大出美人,若不去太可惜了。文小落的笑容在一瞬间僵硬,在听到他戏谑的笑声时又幡然醒悟,尖叫着追赶宁飞。

  那时候,残落夕阳把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大学生活不可阻挡的开始了,他们一起到浙大,宁飞帮文小落拎行李,文小落点起脚尖为宁飞拭汗。旁人眼中,他们俨然是一对默契的恋人,只有彼此知道,他们从未言过情爱。

  有时候文小落也会想,他们是什么关系呢?不期然想起了S.H.E.的《恋人未满》,再靠近一点点,就让你牵手,再勇敢一点点,我就跟你走。这个时候文小落又开始变得神经兮兮,是喜欢宁飞的吧,如果宁飞开口说一句喜欢,会不会跟他走呢?

  两人并非同一专业,手足无措的新生生活之后,宁飞又开始不定时地出现在文小落面前,也因此,更让人误会了他们的关系。分别时,宁飞会送文小落到公寓楼下,宿友们则会玩笑着把话题转到宁飞身上,大帅哥男友真体贴。这时的文小落会羞窘着和宿友们嬉笑打闹,却从不曾否认他们的关系。偶尔意识到自己的默认行为,绞尽脑汁却也想不出个为什么,亦或是自己早已认定了他。

  脑袋冒出这种想法的时候,有种奇特的甜蜜感开始在胸口蔓延,肆无忌惮。文小落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细致柔和的容颜,以及嘴角微微翘起的弧度,然后开始自我陶醉的幻想,宁飞一定会喜欢我的。

  文小落幻想着幸福的温度,却不曾料到任何一个始料未及,都会成为击碎幻想的利器。

  再次听到宁飞的消息时,是半个月后,因为他和篮球社长敖络打架。

  彼时,文小落参加了文学社,为了赶稿子课余时间全部泡在图书馆,当她自好友安然口中得到消息,赶到现场的时候,围观的同学已经四下散尽。宁飞坐在路旁的长椅上,一个可爱的女生拿着药棉为他涂双氧水,她的动作很轻柔,小心翼翼地模样像是对待一件易碎的瓷器。

  文小落感觉心底某个地方塌陷了,这便是好友口中的争风吃醋吧。睿智温文如宁飞,竟为了一个女生大动干戈,幸运的是他终于抱得美人归。可为什么心会那么痛呢?宁飞从未对她说过爱啊,自己于之他,也不过是一个朋友罢了。

  文小落,只是一个无关爱情的存在。

  文小落站在木棉树下,甚至可以清楚那个女生柔和的脸庞,以及,宁飞不时紧皱的眉头。她小心地屏住呼吸,细细看了一眼宁飞挂彩的俊庞,默不作声转身离开。

  彼处的画面太美好,打破的却是另一个人的寂寥,文小落感觉到体内流窜着极为细致又很尖锐的疼痛,直至灌满四肢百骸。

  因为在学校公然斗殴事件,宁飞和敖落都被记了大过。打架事件之后,宁飞很长时间没有来找文小落,他们仿佛在彼此世界里蒸发了一般。然后,文小落开始整日的想念宁飞,疯狂的想见到他,直到她生日那天,宁飞终于现身。

  那日宁飞翘掉了一天的课,拉着文小落出去为她庆生,甚至不给她拒绝的机会,依旧的飞扬俊逸,而且霸道之极。

  小小的包间里只有两人,文小落看着面前蛋糕,突然有了落泪的冲动。宁飞说,亲爱的文小落,生日快乐!看着宁飞俊逸飞扬的五官,就又想起那个为他清理伤口的可爱女孩,文小落的心会很清晰的疼。

  在宁飞诧异的目光中她要了一瓶酒,满满的倒了一杯一饮而尽,然后狠狠的咳了起来,宁飞轻拍着她的背。文小落咳着咳着泪就掉落下来,再拿酒瓶时,宁飞按住了她的手。文小落说,放手!宁飞指尖僵硬了一下松开了手,泪眼朦胧中,文小落没有看到他复杂的神情。

  文小落醒来的时候在公寓,已是日上三竿,头胀胀的有些痛,翻身起来的时候安然正推开寝室的门,手里拿着早餐。

  哝,宁飞给你准备的早餐。听安然提及宁飞,文小落又记起了昨日的生日,她不停的灌酒,宁飞在一旁沉默不语。她记得自己吹灭蜡烛,然后许愿,似乎说了很多,却怎么都回忆不起来。轻抚着胸前的泪滴吊坠,那是宁飞送她的生日礼物,朦胧中似乎对他说了些什么,再细细回想,头又隐隐的痛起来。

  安然递给文小落一封信,扯回她飘离的思绪。她说,这是宁飞给你的信,看他好像要远行的模样。你昨天醉得一塌糊涂,宁飞背回来时,你还赖在他背上不肯下来,哭得稀里哗啦……

  文小落折开信封,看着飞扬洒脱的字迹,一瞬间泪如泉涌。她没有听到安然说了些什么,飞快地跑出宿舍,手中的信纸在空中打了个旋儿,最后落到地上,孤零零的。

  亲爱的小落,四年后若你还戴着泪滴吊坠,我会驾着七彩祥云娶你做我的新娘,此生不会再让你掉一滴泪。

  寥寥数句嵌在淡蓝色的信纸上,有些素淡的落寞,仿佛讽刺着文小落的哀伤。她晕倒的前一刻似乎看到了宁飞,复杂哀伤的神情,目光里闪烁着她看不懂的情绪。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是次日傍晚,仍旧是寝室的床上,同宿醉清醒后的情境如出一辙。安然为她泡了一杯热牛奶,文小落定定看着安然,谁送我回来的?

  敖络。安然微微叹息一声,宁飞已经走了。

  文小落记得敖络,那个和宁飞大打出手的男子。在那之前,文小落和敖络有过几次交际,他是个俊朗傲然的男子,对她却有着极其细致的温柔。彼时听到他们二人反目,感觉荒唐至极,直至看到宁飞脸上的淤痕,仍是难以置信。

  可事实就是事实,即使你漠视忽略,就像宁飞的离开,甚至没有来得及说一句再见。

  无数次的梦中,她看到宁飞眉宇间的哀伤,她想要伸手抚平,每每在即将触到的时候他便消失了,然后她自梦中醒来,双手冰凉。

  文小落开始习惯等待天亮,双臂环着腿,下巴枕在膝盖上,像是寒冷的人蜷缩取暖。书上说,维持这种姿势的人是寂寞的,而文小落自从宁飞离开以后,已经习惯了寂寞。

  小小的礼堂里同学们三三两两凑在一起,偶尔有人和文小落打招呼闲聊几句,看着一张张陌生又熟悉的笑颜,仿佛回到了彼年的绚烂花季。那时的他们自在洒脱,无所顾忌,可无论是之于宁飞,或是文小落,那都已经是无法触及的时光。

  文小落停滞许久,仍没有看到宁飞,可见了他又能如何呢?时光回转,那里隐匿着太多拾不回的遗憾。那些已经揉开的误会,已经消散,而宁飞的离开,她却始终理不出一个头绪。

  无数次失眠之后,文小落决定去找敖络,她隐约感觉到,宁飞和敖络之间的争执必定与她有关。

  宁飞会和你发生争执是因为我。文小落的语气很肯定,坚定到自己莫名伤感。

  日薄西山,残余的艳红洒在她的身上,便又想起了宁飞,如果此时和她并肩看残阳的是宁飞,或许又是另一番情景了。

  小落,你很聪明也很特别,这也是宁飞如此在乎你的原因吧。

  敖络告诉文小落,他曾对她一见钟情,看到她身边的宁飞时是愤怒的,甚至忌妒宁飞在文小落身边的位置。他自认不比宁飞逊色,可文小落除了对他礼貌的微笑,在她的生命里自己没有一席之地。

  那日的争执因他而起,无意中得知他们并非恋人,所以他告诉宁飞会去追文小落,但宁飞的语气太淡然,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相对情敌的身分,他更讨厌宁飞的波澜不惊,在宁飞的瞳孔中,甚至映射着自己幼稚任性的模样。敖络是故意激怒宁飞的,他说会把文小落追到手再抛弃,多刺激……然后宁飞给了他一拳。

  敖络的话语里带着淡淡的遗憾,有那么一瞬间,他凝望远方的神情让文小落心疼。如果没有宁飞,或许她也会喜欢上这个俊逸傲然的男子,可事实没有虚设的如果,她只喜欢宁飞。

  聚会已将近尾声,同学们已经零零落落离开,宁飞仍不见踪影,文小落最初的激动逐渐消磨殆尽,轻抚颈上的泪滴吊坠,喃喃自语,我一直戴着吊坠,可你还会来吗?

  文小落不会知道,宁飞一直在舞台的幕布之后,等待她登上舞台去弹奏那架古旧的钢琴,沉淀了四年的思念,此时他竟没有勇气面对文小落。他不知道四年的时光,文小落是否还记得当初他许的承诺,是否还等着他的七彩祥云?

  他清晰记得,她生日那天的醉酒之言,她止不住的泪,以及无以复加的哀伤。

  她说,我一直梦想着,有一个男孩驾着七彩祥云来到我的生命,许我一份地久天长。

  她说,我怎么能爱你,爱一个为其它女孩争风吃醋的人,

  她说,为什么会爱上你,明知道只是一份没有结果的感情。

  她说,我要怎么样才能不爱你?

  因为记住了她的话,所以他放弃了悠然的大学生活,磨砺自己成为有担当的男人,成为她的王子,那个可以驾着七彩祥云娶她的男人。四年的时光,他更加稳重成熟,却也更加的不确定,不确定她的心,以及他们的未来。

  看到文小落的时候,宁飞就这么失了勇气,他不知道,这两块散落的拼图是否还能拼合到一起?可看到她颈上的吊坠时,脑袋一下子变得清明。

  空荡荡的礼堂里只剩黯然失神的文小落,恍惚间响起了钢琴声,那是她最爱的一首曲子——风居住的街道。抬起头,钢琴前是熟悉的俊庞,宁飞的笑容依然温暖似轻风,熟悉的飘逸俊朗中里散发着沉稳大气。

  好久不见。

  文小落头低得很低,紧紧握着吊坠上的泪滴,眼泪猝不及防的掉了下来,只为这一句好久不见。她不懂,在彼此苍白的四年里,有的只是“好久不见”的问候吗?

  看着文小落表情,宁飞有种莫名的兴奋,她仍旧是那个单纯的丫头,可她的隐忍,却让他心疼,不忍。振臂把文小落圈进怀里,他可以感觉到文小落的泪已经在他的衬衫上蔓延,可胸腔里空缺四年的位置却被填满了。

  小落,谢谢你还在原地等我,等我为你编织的七彩祥云。

  泪滴吊坠太精致了,我怎么也舍不得摘掉。

  那如果把吊坠分开,你会不会难过呢?

  宁飞打开晶莹的泪滴,里面是一枚精巧的戒指,闪烁的七彩光芒明亮了文小落的眸子。

相关热词搜索:有一种幸福叫地久天长 谁曾许我地久天长全文

最新推荐驾车宝典

更多
1、“七彩幸福,许一世地久天长,有一种幸福叫地久天长,谁曾许我地久天长全文”由BB文章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BB文章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七彩幸福,许一世地久天长,有一种幸福叫地久天长,谁曾许我地久天长全文" 地址:,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