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兴趣爱好 > 钓鱼 > 转经筒之吻,血色的封印,黑执事猎爱之血色封印,血色之吻

转经筒之吻,血色的封印,黑执事猎爱之血色封印,血色之吻

发布人: 韩梅梅    发布时间:    阅读:

导读:   引言:我的掌心,已长出红色水泡,那是千亿年前爱过的封印……   【一】   火将水劈为两断,火舌狂舞,似毒蛇的唇吻。   我凝望......

  引言:我的掌心,已长出红色水泡,那是千亿年前爱过的封印……

  【一】

  火将水劈为两断,火舌狂舞,似毒蛇的唇吻。

  我凝望着水中缓缓浮起的白色躯体,泪从眼角冰冷的滑落。

  我的眉心,印着一枚跳动的火焰,我的双眸血红,随时,可滴下血来。

  我是幽冥王,赤焰。

  而她,她是水妖,泖波。

  这是十亿三千万年前的地球,荒无人烟,连单细胞的生物,也还没有成形。

  这个世界,由神主宰。

  我就是神,地狱之神。

  下界,已在孕育生灵,浩渺的阴湖,凝聚了天地灵气,诞生了泖波这样的水妖。

  她们以吸食灵气为生,水族在艰难孕育的过程中,遭到了她们无情的扼杀。

  我奉命下界诛杀水妖,却在一瞬间,看到了她眼波中无尽的浩瀚深情。

  她跪在我脚下,仰望着我,亲吻我的足尖,一下一下,一下又一下。

  柔软而潮湿的舌尖舔动我的小腿,丰满而赤裸的胸脯紧紧贴上我的肌肤。

  她看着我---她们还不会说话,只能用眼波来表达心迹。

  她仰望的看着我,眼波中,是欣喜,是狂乱,是崇敬,是爱恋,诉不尽的千言万语,都在双瞳溶溶中,如怒涨的海潮,翻腾咆哮而出。

  我提起手掌,掌心,是一团赤色火焰。

  我闭紧双眼,按向她的眉心:“泖波,你若不是水妖,我们可有未来?”

  泖波温柔的蜷伏在我脚下,未曾有半分闪躲,到死的一刻,嘴角,仍噙着迷离惊喜的笑意。

  阴湖的水涨上来,又落下去。

  泖波的身体,渐渐的,渐渐的,终于消失在我眼前。

  【二】

  秦淮河岸,软红偎玉,纸醉金迷。

  我是花舫内独占鳌首的花魁泖波。

  世人都道我容颜娇美,不可方物,实则我自己知道,我整付面容,最让男人们心醉的,是眉心那颗仿若跳动着的小小火焰。

  我的肤色如玉,女儿如水,这样的火焰存在于我身上,更给了我一种别人所无法比拟的冲突美感。

  无数无数的达官显贵,只为看我一眼,不远千里而来。

  花舫内,人声喧哗,永远是不夜天。

  没有人看到我流泪。

  因为我是卖笑的人,有什么资格流泪?

  只有我自己知道,在艳阳高照的青天白日,对镜自揽时,看到眼角清晰的细纹,我是如何心惊肉跳,如何泪如雨下。

  是的,不得不承认,我已老了。

  芳华渐逝,容颜不再。

  太多太多我这样的女子,不管年轻时如何风光无限,到临了,不过一杯残酒,几滴清泪,就这样了此一生。

  我却,又有什么办法逃过呢。

  这夜灯火通明,不知又是哪家的儿子高中仕子,摆了一舫的酒宴。

  歌既起,舞未停,我只得长歌当哭,聊以娱众罢了。

  左边厢的客人看的兴起,手执烛台向我走来,要我偎着烛光,与他合一杯交欢酒。

  我不肯,左右推辞不过,一失手,将烛台打翻在地,正浇上了一筒好酒。

  火,一下子暴涨起来,猎猎声响,片刻间,花舫化为一片火海。

  我立于舫边,风吹起我的长发,脚下,是无边阴湖水。

  不知为何,我心内十分平静,像是等这一刻许久,难道,我的结局,竟在这里?

  轻轻跃入湖中,冰凉沁冷的湖水一下子漫过我的胸口。

  我的身体竟不由自主的柔软起来,手足尖,长起了长长的水草,我如游鱼般滑入水底,身体变的雪白而透明,似在水中已经历过万千年的浸泡。

  眉心忽然剧痛起来,一团小小的火焰从我眉心升腾而出,缓缓飞落至水幕之外。

  空中,忽尔出现一尊天神。

  凛然不怒而威,唇角,却含着一丝无奈的悲悯。

  他是谁?

  为何我看到他,会如此心痛?

  我蜷伏在水底,仰望着他,我心狂跳,那一刻,我知道,即使要我为他而死,我也心甘情愿,无怨无悔。

  火焰飞抵他的掌心,略作停留,忽然在我眼前幻化成无数火红蝴蝶,纷纷落入阴湖。

  我的身体灸热疼痛,心内,却不知为何,无比,喜悦……

  还有机会吗,让我,再看到你……

  从此,世间再没有阴湖。

  阴湖水涸,水妖灭族。

  【三】

  人世间繁华日盛,神已洇灭。

  而我,我再不是幽冥王。

  我只是个普通的转经人。

  我叫赤焰。

  这是西藏着名的大昭寺,每日诵经朝拜的人络绎不绝。

  每个人的手中,几乎都执了一枚转经筒,五彩缤纷的颜色,映红了明黄的藏砖,赤红的藏墙。

  朝拜的信徒来到寺内,会在僧侣的引领下,依次转动绕寺的一圈转经筒,每转一周,诵经一遍,直至天黑。

  我,我只是个转经人。

  没人知道我从哪里来,要往哪里去。

  没人知道我有多大年纪,在这里是为了什么。

  我不穿佛袍,也不问因果。

  只是每天,安静的,安静的转经。

  阴湖水涸的那天,泖波的躯体,被火焰碾碎成千万片。

  千年后,无数的信徒将她的碎骨制成转经筒,匍匐在朝拜的路上---附着水妖灵魂的转经筒,灵气十足,是所有朝拜者的心头挚爱。

  我除了在大昭寺这样不停的转经,期待再寻觅回她一片碎骨外,再没有任何方法,可以让她的尸骨完全。

  至今,我已收集了三千七百七十七片碎骨。

  有些碎骨,是我用手抄千遍的佛经换来,有些碎骨,是我敲碎自己的骨头制成转经筒换来,还有一些,是我在佛前叩首万遍,向僧侣交换而来。

  终于,再有最后一片,泖波,就可入土为安。

  千年来,我放弃神的位置,放弃一切修行,只为让她可以完整的,入土为安。

  这是一个多么卑微的愿望,却是如此的难以实现。

  不远处老人手中摇动的绿色转经筒,是泖波的最后一片碎骨。

  我凝神向他望去,期待从他手中交换出我唯一的愿望。

  老人看着我,昏黄的眼中有贪婪的光。

  “你要我的转经筒?”

  我点头,喉头在世间干枯,已发不出声音,只有靠我的眼眸,将心中的愿望传达。

  相信任何人都看得出来,我眼中的迫切与爱恋。

  老人忽然狞笑:“赤焰,你若以为水妖死后世间再无妖族,你就大错特错了。要交换,就交换你的命来!”

  他反身向我跃来,老迈的身躯忽然暴长为一条银色巨蟒,血盆大口腥气扑鼻。

  一时之间,泖波的最后一片碎骨就在我面前。

  而死亡,也就在我面前。

  我的脑中,一片澄清。

  生命,却有什么呢,如果,没有她。

  我紧紧握住那枚小小绿色转经筒,在唇边轻轻一吻,隔空投入为泖波备好的棺木内。

  我的胸间,一阵刺痛,巨蟒的毒牙已刺穿我的心脏。

  在神消魂散的一瞬间,我看见,泖波的碎骨合拢起来,焕发出万丈佛光,小小的千千万万片碎骨猎猎飞舞,在空中,凝结成一只巨大的转经筒。

  筒尖,有小小的红色赤珠。

  那是我流在她额心的血泪,一颗,经年,永不消褪。

  只可惜,我无法告诉她。

  我转经的掌心,也已长出血色水泡,水中有火,火中有水,与她,再不分离。

  后记:大昭寺内,那一圈着名的绕寺转经筒,是无数信徒朝拜的圣地。转经筒之吻,也许只是其中一个最微不足道的小故事,但,仍让我心疼。

相关热词搜索:黑执事猎爱之血色封印 血色之吻

最新推荐钓鱼

更多
1、“转经筒之吻,血色的封印,黑执事猎爱之血色封印,血色之吻”由BB文章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BB文章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转经筒之吻,血色的封印,黑执事猎爱之血色封印,血色之吻" 地址:,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