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休闲阅读 > 经典台词 > 红尘误我旧光阴,珍惜红尘光阴日志,是你芬芳了我的光阴

红尘误我旧光阴,珍惜红尘光阴日志,是你芬芳了我的光阴

发布人: 韩梅梅    发布时间:    阅读:

导读:   引言:红尘里,有你流下的泪,有我伤过的情。   1   那一岸,红花绿树,碧水蓝天,都失了颜色。   你仍是你,我却已不是我。  ......

  引言:红尘里,有你流下的泪,有我伤过的情。

  1

  那一岸,红花绿树,碧水蓝天,都失了颜色。

  你仍是你,我却已不是我。

  怨谁呢,我能,怨谁呢……

  那年,我才一百六十岁,在狐族中,还是个孩子。

  除了玩,我对什么都不感兴趣。

  直到那天,我被山下的猎户捕获。

  那是一个漆黑的兽笼,很脏,散发着一股极其浓烈的血腥气。不知多少兽类,曾在这里丧生。

  下一个,会轮到我吗?

  2

  入夜,猎户仍没有来。他是否已忘记这里还设置了一个机关?

  我焦躁不安的在笼中打圈,姐妹们发现我没回去,会否来营救呢?或者,我已注定恶运?

  在这一刻,我略有悔意,但并不知道真正的惧怕。幼小的我,还不明白死亡的真正意义是什么。

  路边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我抬头去看。

  他就这样走入我的生命。

  那年,他也是幼童。

  按人类的年纪,他最多只有五六岁。

  一张粉嫩的脸,红彤彤的小棉袄小棉裤,头上扎两个总角,像个女孩子。两只乌溜溜的黑眼珠,像两颗浸在水里的葡萄,闪闪发光。

  我不知道人类形容漂亮的男孩子会怎么说,在我看来,他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就是妩媚动人。

  他发现了我,开心极了:“好漂亮的火狐!”

  我畏缩的往里躲躲。

  “你怕我?”他的双眸闪闪发光。

  我点点头—我并不知道动物对人类点头表示着什么,可是在狐族中,我们的沟通方式,并不限于此。

  他大为惊讶,尖叫,声音是清脆的,仿佛夏天的清香的脆瓜:“你听得懂我说话?你居然听得懂我说话!”

  我再点点头。

  他狂喜,头伸过来,肉嘟嘟的嘴唇对着我:“那你能像我这样说话吗?”

  3

  事情过去五百年,我仍在后悔,后悔当初不该对他说出那句话。

  自那句话出口,我在他眼里,成了特别特别的一只狐狸。

  而他在我心里,成了,纠缠在旧时光的伤。

  “如果我可以,你会放了我吗?”那时,我说。

  他瞪大眼睛,半晌,才反应过来,兴奋极了,在雪地上打了三个滚,满身是雪的爬起来,一把拉开笼闸。

  星光下,他的眼波好似将我溶化:“小狐狸,你走,你快走。”

  我从笼中闪出,匆匆向前一跃,已出了樊笼。

  走了几步,不知为何,我的心忽然觉得不舒服,忍不住回头看他。

  他仍站在路边,依依不舍的看着我火红的身体,颊边,挂着两滴泪。

  晶莹如珠的泪,就那样映着月光,洒在我的心上。

  4

  等到我再可以下山的时候,已经是十年后。

  当年楚楚可人的小小孩童,已是面如冠玉的少年。

  我下山时,他,正大婚。

  很多很多年后我想,我们之间的缘份其实早从遇见时已注定是孽缘。

  否则,为何我要从头到尾,扮演这样一个需要被拯救的角色,不管是拯救生命,还是拯救情爱。

  我握着一杯酒,站在他面前。

  酒昏黄,灯昏黄,月也昏黄。可是他的眼波是亮的,亮的宛如那天我们初相识,宛如他仍在对我依依惜别。

  我说:“百年好合。”

  他怔怔的看着我,半晌,眼中忽然闪过一丝波光:“你……”他犹豫着,四下看看,终于说:“你怎么现在才回来……”

  5

  我不知他是怎么认出我的。

  就像他不知我是怎么还认得出他。

  十年前那匆匆一眼,他已像烙上我的心,化了灰,我也愿附于他身上。

  我们就这样重逢了。

  重逢的浓情蜜意,重逢的难解难分。

  可是,他是别人的新郎。

  每一夜,我都得眼睁睁看着他往别人的卧房走去。每一夜,我都枯坐于院内吹着凄凉的长笛,一直到天明。

  当东方透出第一缕霞光时,我是他的女人。

  一个像兄弟一样陪在他身边的女人,同他谈笑,陪他喝酒,与他填诗作词。

  有时,我甚至会扮做男生的样子,青衫长襟,捧一壶浊酒,执着洒金折扇与他一同冶游长街。

  他对我的依恋,比对新娘更甚。

  往往,我一抬头间,竟会撞上他痴痴的眼。

  他会望着我不发一语,也会背对着我絮絮的诵读相思。

  我与他,越走越近,却注定,越离越远。

  6

  他新婚弥月时,终于对族人提出,要纳我为妾。

  我并不知妾是什么,问旁的人,他们只说:“同他的妻一样,只是她为先,你为后。”

  我很欣喜,是的,当然,她先,我后—虽然,我比她来早了十年,可谁让她,比我更早可以为他披红嫁衣呢。

  只要能跟在他身边,我认了。

  族长问我:“你来自哪里?按理,我们应该去贵府提亲。”

  他悄悄看我,我也偷眼看他—这个秘密,只能他知我知,天知地知,可不能讲给旁的任何人听的。

  一只狐狸?一只红色的火狐?这玩笑可开不得。

  但这事瞒得过人类,却瞒不过我的姐妹们。

  她们连夜赶来劝我:“人妖殊途,古往今来,多少人妖恋最终都是惨淡收场,你好好的修行,何必来趟这浑水。”

  我听不进。

  生我愿是他的,死也愿跟着他。

  只要他向我看一眼,命我也愿送给他处置,没有好收场,算得了什么。

  很多很多年后,我才知道自己的无知。

  收场?那时的我哪里知道,收场到底是什么。

  7

  我们成亲的那天,他在院里大摆筵席。

  他执起我的手,望进我的眼中,柔柔叫我:“娘子。”

  我的心也醉了。

  就这样吧,一百年,一千年,一万年都好,就这样吧。

  我也柔柔的望着他,心溶成一片一片的水迹。

  天知道,我竟是这样的爱他。

  那一天,也是我第一次见到他的夫人。

  她有一张方方正正的脸,白多黑少的方眼珠,眼中,有丝说不出的漠然。

  她端坐在那里,穿一身红的发烫的衣服,一动不动的看着我,就这么一直看着我。

  我笑,她不笑。

  我说话,她不说话。

  我跪下来请她喝茶,她不看我。

  我几次想站起来算了,他却用那样陌生的眼光看着我,让我不得不继续跪下去。

  跪下去,跪到地老天荒,跪到,她终于愿意喝我一口茶。

  再怎样,我都忍了。

  因为,他,在我身边。

  8

  三年时间匆匆而过。

  夫人并没有特别的为难我,而他,与我昼夜相依。

  我想我已满足,特别是今天,我在小腹内,听到一个新生命的声音。

  我惊喜莫名,赶去告诉他。

  他也高兴,脸上是难以言喻的兴奋。

  可是,片刻后,他的神情忽然变了。

  傍晚时,他同我说:“这孩子,我们不能要。”

  我震惊的看着他,怎么,这孩子,他是一个生命,一个崭新的生命,他已在我体内成长—我甚至能清晰的感应到他的成长!

  这是我们爱的结晶,他为什么不要他?

  他阴郁的看着我,终于,他说:“我不能确定生下来的,会是一个人,或者是……一只狐狸。”

  在他说出这句话之前,对于我是火狐这件事,我们彼此心知肚明,却从未挑开来讨论过。我再没有料到,在这样一个我原以为大喜的情况下,他突然,以这样的一种冰冷的方式掀开了我们不能触及的疮疤。

  9

  孩子流掉是在一个立春的午后。

  虽然立春了,那天,仍特别特别的冷。

  冷的,进了我的骨髓。

  那段时间,我一直小心奕奕。

  我确知我怀的是一个男孩子,一个健康漂亮,凝结了我与他全部优点的男孩子。

  可是他不相信。

  于是,我无法不保护我的孩子。

  我拒绝他接近我,拒绝所有人再进我的屋。

  我锁起自己,自己弄吃的,自己静静呆着。

  不理任何人,不与任何人往来。

  我一定要保护他,保护我的孩子,我要我与他的爱情,真正开花结果。

  但是,那一天仍是来了。

  我清晰的记得,那天多云,狂风卷着落叶在房门前呼啸而过。

  我正在窗前绣荷包,偶一抬头,却看见他,正拥了一名粉衫女子亲昵而过。

  那女子明媚的眼波,和他轻佻的神情,在刹那间像只尖利的匕首刺进了我的心脏。

  我觉得疼,无比的,疼。

  然后,我倒在地上,眼中没有泪流出,身体里,血液却不受控制的沸腾起来。

  再然后,孩子,就流掉了。

  10

  那是一个已成形的男胎,有手有脚,有一对像他一样漂亮的大眼睛。

  他怔怔的在血泊中望着我,生命已消亡,他却是如此的不甘心,他还没有出生,为何却要去死?

  我不忍看他,又忍不住不看他。

  我抱了他在屋内嚎啕大哭。

  我哭的肝肠寸断,哭的头晕目眩。

  他似乎来到了我身边,似乎抱住了我,又似乎在跟我说着什么。

  我却统统听不见,也不想听见。

  我的目光呆滞而茫然,我不想,也不听,也不讲,我只是抱着我的孩子坐在地上,一动不动。

  不知过了多久,眼前有个大红的人影闪动。

  却是夫人。

  她望着我,忽然笑了:“你哭什么?我同你一样,嫁了他,有了孩子,看着他纳妾,又没了孩子。他最起码还肯抱着你劝你一劝,对我,他看都没多看一眼。”

  我抬头:“你说什么,他又要纳妾?”

  夫人笑,惨笑:“当然,怎么,好奇怪吗,男人纳妾,自古以来也是寻常事。”

  11

  他纳妾的那天,我仍在场。

  看着他执着新人的手,柔柔的叫娘子。

  看着他冷冷盯着我喝茶。

  看着他与那女子一同共赴洞房。

  我忽然笑了,天,你可曾看见。

  今朝何日,今夕何夕?

  今日的爱侣,便是明朝的怨侣吗?

  男人,男人,什么是男人,什么,又是爱情?

  我从席间缓缓站起,抽出衣袖,往门外走去。

  这一去,红尘远隔千万里。

  再与我,无关。

  12

  五百年,五百年转瞬即逝。

  他并没有与那女子长相厮好,不过一年后,他又娶了新的侍妾。

  我冷眼旁观,终于明白侍妾是什么。

  女人的情爱,永远只是男人手头的玩物,有什么呢,统统是浪费光阴。

  五十年后,他死了。

  他老成一把枯骨,白发鹤颜,眼波中终于失去了所有的光采。

  又三年,他重新投胎。

  仍是那美少年。

  再八十年,又一轮回。

  我看着他,冷冷的远远旁观,再不靠近一步。

  看他到处寻花问柳,看他四处与女人厮磨。

  终于,一天,他走至我眼前。

  他怔怔的望着我,问我:“你怎么现在才回来?”

  那一刻,我泪如雨下。

  奈何桥边过,你仍是你,永远不变的你。

  我,却,再也不是我。

  (完)

  后记:爱情之伤人处,并没有凶器,却只见,永世难灭的,伤痕。

相关热词搜索:珍惜红尘光阴日志 是你芬芳了我的光阴

最新推荐经典台词

更多
1、“红尘误我旧光阴,珍惜红尘光阴日志,是你芬芳了我的光阴”由BB文章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BB文章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红尘误我旧光阴,珍惜红尘光阴日志,是你芬芳了我的光阴" 地址:,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