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养生 > 疾病防治 > 七色云,载不住那缕淡紫烟霞,烟霞色,七色云

七色云,载不住那缕淡紫烟霞,烟霞色,七色云

发布人: 韩梅梅    发布时间:2015-06-11 12:03:47    阅读:

导读:   引言:至尊宝,上天给了你再一次机会,你,抓住了么?   1、   我倒在沙发上,让阳光从背后晒过来,手里还握着一支白兰地,想起来 ...

  引言:至尊宝,上天给了你再一次机会,你,抓住了么?

  1、

  我倒在沙发上,让阳光从背后晒过来,手里还握着一支白兰地,想起来就喝一口,想不起来就由它倒洒在实木地板上,整个人看上去像一滩泥。

  大姐说:“你再这样没点男人样,以后休想我再理你。”

  我不说话,仍只顾歪着喝我的酒。

  谁要人理我?谁也不要理我。自晶晶离开我后,我还活着做什么?

  “尊宝!”大姐急了,上前硬拉我:“从前是你甩人,现在是人甩你,很公平,没什么丢脸的,不要不甘心,不要不服气,好好的给我过日子!你给我起来!”

  我不动,身上的骨头像断成了三千六百截,一截截都是软的。任你提起哪一截,都休想将我提得起来。

  大姐蹲下来,盯紧我,叹口气,忽然低声说:“晶晶今天从法国回来,也会去那个派对。”

  我像被人打中了七寸,蓦的翻身从沙发上跳起来,瞪向大姐。大姐一脸镇静,向我静静点头,我跳起三尺高,大声叫陈妈:“给我准备衣服,要银灰配紫色领带那套。快,快,快!”

  2、

  我同晶晶第一次见面就穿这套衣服,她赞我穿的好看,不愧孙家头号场面人物。

  那天晶晶穿了一身白,雪白,衬的她的眉黑而唇红,冷艳艳燃烧。

  我顿时倾倒,不能自己。隔天便开始同她约会,一天一束摩那哥玫瑰,一天一封情信,一天一支克罗心型水晶,一天三个电话,终于打动她对我笑起来,说我:“有钱人到底不一样,送的花也名贵些。你叫什么孙尊宝,应该改个名字叫至尊宝才对,什么都送最贵的,让女人怎么拒绝呢?”

  我听到至尊宝三个字,忽而有些恍惚,觉得心的某一处似被射穿一个洞,汩汩流血。痛过后,我同大姐说:“我估计我爱上了一个人。”

  自那后,我竟真正出人意料的专一起来,推掉了那些走了几年的名媛,一心一意的等着同晶晶有个结果。

  大姐笑我:“什么想有个结果,你还不是三分钟热度,每个女友都爱的死去活来,说什么天长地久,其实那个真正爱的人,你还没遇上呢。”

  我知道我的记录不良,也懒得争,我现在是真心喜欢晶晶,我们在一起很愉快,这还不够吗?

  直到唐玄出现。

  唐玄,唉,唐玄。

  普通男人苦是穿一身白衣白裤不知多么俗气,可他,硬是让人觉得玉树临风。

  那天,他与晶晶一起站在桅子花下,相对微笑,我便知道,我已失去了她。

  我从未失去过任何女友,晶晶,让我尝到了第一次失败。

  3、

  唐玄带晶晶离开已经有两年,这两年中,我就每日将头埋在白兰地中度日,城中再也没有我这一号人物。

  大姐骂我中了邪,老爹苦笑说孙家怎么生了我这么没出息的男人,老妈更气的两年都没搭理我。

  不过,这些,都没法将我从酒瓶中拉出来,直到这个派对---大姐说,晶晶回来了,晶晶也会来!

  我的天!

  我与大姐赶到派对时,天刚傍晚,香家的草坪是出名的好,两千尺一色青绿,漠漠的接着夕阳,七彩云霞映衬的草坪上的来客更加华贵悠适。

  派对已经开始,主台上有一对爵士乐队正在演奏,左侧一排十几张白色长桌上铺着玫瑰色台布摆满各色华美食物,人群一簇簇拥在一起闲谈跳舞。

  有人看见我,上前打招呼,我却顾不得这些,只将头扭向四周去找晶晶的痕迹,未果。

  大姐一来就被人拉走,她一向是派对女王,有她在的地方,不会没有笑声。果然,没几刻,她已完全忘了我这个抱着破碎心灵来疗伤的弟弟,自顾自玩去了。

  我又张望了会,仍不见伊人踪迹,只得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叹气。也许是大姐蒙我,想骗我出来散下心也不一定。

  4、

  正怔忡间,身后忽然传来一把娇嫩的女声:“尊宝哥哥,是你吗?”

  我回头,不由呆住。

  在我身后,是香家着名的人工湖“紫霞”,此时正是夕阳西下,灿若织锦的金色阳光倒映在人工湖上,闪烁着七色的彩光,让人几疑已入人间仙境。而这绝美的人工湖畔,站着一位长发飘然的少女,紫衣如烟,笑靥如花,正看着我。

  我心中忽而冒出四个字:美若天仙。

  诚然晶晶也美丽,但与这少女,一比,却有云壤之别---可,我不由叹息,晶晶是我心头所爱。

  那少女见我一味发呆,又笑起来,伸手亲呢的来挽我的衣袖:“尊宝哥哥,你不认得我了吗?”

  我摇摇头。

  大姐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这是香家最小的小公主,香紫霞啊,你们小时候经常一同玩的,怎么不记得了。”

  香紫霞?哦,似乎是有这么一个小不点儿,那时只有三四岁大,整日跟在我身后尊宝哥哥尊宝哥哥的乱叫。后来……小学时就出国了吧,再没见过。

  时间啊,真是神奇,当日那样的小娃娃,居然也成了美女了。我也不禁微笑:“紫霞。”

  香紫霞白玉般的面颊透出一抹粉红,似乎颇为羞涩,低低的应了一声,忽然抓住我的手:“尊宝哥哥,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我呆住:“什……什么?”

  香紫霞放开我的手,脸上有丝受伤的表情:“怎么,你忘了?小时候,我们在这里,你说过,等我长大,你会踩着七色的云彩来我家,娶我做新娘。”

  5、

  我与大姐都笑起来,大姐亲热的拥住紫霞:“要七色的云彩呢,我们家还真弄不来,不过,你要真看得上这只猴子,大姐作主,就给你们配成一对,好不好?”

  这下,连紫霞也听出调侃的意思,红了脸,幽幽看了我一眼,忽然扭身跑了。

  大姐笑说:“不得了,已经学会害羞了,莫不是真的看上了你,立意要嫁到我们家里做媳妇。”

  我瞪她:“少胡说吧,她才多大,做我妹子都嫌太小---晶晶呢?怎么还没来?”

  大姐诧异的睁大眼睛,伸手摸摸我的额头:“天,你是不是发烧了,还是失忆?”

  我推开她:“什么?”

  “晶晶早来了呀,刚才在门口还与你打了照面,你拿腔拿调的没有理人家,怎么现在又跑来问我?”

  我像被火烧着了屁股,一下子跳起来。晶晶与我打了照面,我没理她?天,哪有这回事!

  晶晶果然已经来了,站在餐台前,正和人喁喁私语。

  我远远的望着她,没有走过去。她胖了很多,不知欧洲的生活是否真的那样闲散而舒适,她的脸也圆起来,从前尖尖的下巴成了一个扁扁的弧形,从后面望过去,脖子后面也全是肉,白花花的,十分富态。

  难怪我刚进门时没有认出她来,要换了两年前的她,要认出现在的自己,怕也有几分困难。

  可是,她是晶晶,仍是晶晶。

  仔细看过去,她的眼神依然是冷冷的,若即若离,似有还无,一股看淡人世的感觉。

  当时,不正是这种感觉,让我迷醉?

  6、

  “怎么不过去同她打招呼?”大姐问。

  我有丝迟疑,转而问大姐:“唐玄呢?”

  大姐说:“你什么时候在意过情敌?或者说,你根本是在找不与晶晶复合的藉口?也是,人家站在你对面,你都不认得,还说爱。”

  “怎么会?”我叫起来:“我仍爱她!”

  大姐幽幽问:“你爱她吗?”

  我竟犹疑起来:“我,不爱吗?”

  “你爱吗?”

  “不爱吗?”

  大姐笑了:“算了,爱不爱是你的事,我不过是随便问问,又没什么要紧……你爱吗?”

  我呆呆的站在原地,忽然觉得眼前的一切都似发生过一般,一时不知今夕何夕。

  “尊宝哥哥。”紫霞不知又从哪里钻出来。我真的不知道,世间怎么会有这样美丽的女孩子,她简直不像是一个人,而像一朵飘飘若飞的花朵,香而嫩,嫩而娇艳,娇艳而纯粹,纯粹而悠然。我孙尊宝一世人泡妞无数,纵使是在晶晶面前,也可以涎脸微笑,可是,可是面对香紫霞,我竟生平从未试过的,自惭形秽。

  我压着声线,不露表情,问她:“怎么?”

  她涨红了脸,咬了咬嘴唇,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我想好了。”天,她咬着嘴唇的样子是那样美好,我几乎不敢细看。她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小丫头,她是那么单纯清美,我这种人,花丛中翻过无数跟斗,凭什么跟这样干净的少女说话?

  我的声音更冷:“什么?”

  “不管你还记不记得以前说过的话,我都不在意---现在,让我们重新开始,总有一天,我知道,你会踩着七色的云彩来娶我的。”

  我并没有听到她在说什么,因为,这一刻,晶晶已看到我,向我走来。

  晶晶:“嗨,好久不见,你好吗?”

  我有片刻眩晕:“你呢?”

  紫霞:“尊宝哥哥,你答应我吗?”

  我充耳不闻:“啊?好啊,你说什么?都行吧,你拿主意吧。”

  紫霞欢呼:“真的吗?我,我好高兴!我就知道,知道至尊哥哥没有忘记我的!”

  我仍呆着:“啊,哦,是吧。”

  晶晶:“我与唐玄分开了。”

  我的血一下涌上头顶:“真的?那,那太好了。我们……”

  紫霞:“至尊哥哥,我们拉勾好吗?”

  我忽然醒过来:“拉勾?拉什么勾?”

  7、

  紫霞如花般浅笑,眼中似乎看不到晶晶,只余一个我。她喃喃的,如同诉说一个梦,她说:“许一个承诺,承诺我们分开许多年后,在此刻,又重新来过。我会等你,有一天,踩着七色的云彩来娶我,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在一起,一万年。”

  两个月后,我和晶晶在丽厅举行婚礼。晶晶恢复了昔日模样,虽然眼眸中仍然冰冷,但,已学会微笑。

  她说:“我会珍惜你,因为,原来你是真的爱我。”

  我握着她的手,额头抵着她的长发:“当然,当然我是真的爱你。”

  晶晶含着笑走出去,大姐忽然出现在门口,她看着我,有丝莫名的神情,她说:“你真的爱她?或者你只是因为从前一直得不到她,后来又是被她甩掉而不甘心?尊宝,你想想清楚,今天一过,真的就来不及后悔了。”

  我不知为什么,忽然发怒了,随手将一束花球扫落在地上:“现在还来说这些做什么?有意义吗?什么爱不爱的,我不爱她,为什么娶她!”

  大姐垂下眼帘:“也许,你要逃避什么---有人让你那么不敢面对吗?”

  丽厅中,华灯如炽,衣香鬓影,司仪拿了交杯酒放在我手中,晶晶,就站在我眼前。

  我举起杯,不知为何手指有些微颤抖,竟将酒洒了出来。晶晶看向我,眼中划过一丝了解,竟似还有一丝……同情?

  人群忽然乱起来,我听到有男人的怒吼:“孙尊宝!你敢娶她!我要你的命!”

  一道黑影飞快的冲我扑了过来,没人料到婚礼现场会有这样的情景出现,所有人,包括晶晶,都呆了。

  忽然,斜侧方冲过来一枚娇小身影,飞一般扑挡在我的胸前。

  枪响。

  我的胸前,有一阵温温的热,像七色的湖水漫过心尖,热,灼热。

  我看到一对美丽到无可形容的明亮双眸,温柔的,温柔的盯着我,白玉般的面容再无一点血色。

  她伸出纤长手指,伸向我,微笑着,似乎并不痛苦:“尊宝哥哥,我知道,有一天,你会踩着七色的云彩来迎娶我,记得吗,这是我们,约好的,很久很久以前,就,约好的。”

  8、

  我如遭雷击,头突然疼起来,疼的我抱不稳她。可是,我不能放手,绝不能放手。

  紫霞,紫霞!我都想起来了!全都想起来了!

  我这只猴子,怎值得你这样!

  晶晶瞪着我,不住后退。

  身边的人群也都瞪着我,不住后退。

  隔着丽厅巨大的落地玻璃,我看到自己---这才是我---孙尊宝,这曾在一千年前在闹过天宫,在五百年前和紫霞仙子苦恋的头陀。他浓密的猴毛,在这一瞬间,重新长了出来,他的毛发蓬乱,眼睛金红,他的獠牙从唇边毫无顾忌的长了出来!

  我的样子!

  人群惊叫:“妖怪!妖怪!”

  晶晶也惊叫,花容失色。晶晶,她居然怕我!

  没人记得我了,五百年了,那些与我纠缠过的,纠结过的,相恋过的,全都不记得我了!

  我的眼神扫向大姐,唇间喃喃说:“是的我不爱她,她只是我的一段记忆。是的,我爱的是她,可,我怎配得上她!”

  大姐惊叫一声,晕了过去。

  我的唇边,落下一滴苦而涩的泪珠,一只小手伸上来,轻轻替我抹去。我低头,紫霞是那样柔那样柔的望着我:“至尊哥哥……你的样子,这么久,都没变过,真的好……帅。至尊哥哥,好像起风了,要起云了吧,是……七彩的么?”

  突然间,她美丽的头垂了下去,弯弯的,如天鹅的颈,雪白而高贵,一如她的前生。

  我的泪如泉般涌出,我的头痛到几乎要爆裂,我紧紧拥着她,低低的告诉她:“起风了,紫霞,起风了……”

  我对着天空怒吼,丽厅外,风起云涌,天空中出现一朵七彩的云朵。

  上天给了我又一次机会,可我,竟没能爱她一万年……

  这一天,原本该是我迎娶紫霞的日子。可是,七色云上,再也找不到那一抹淡紫烟霞!

  后记:至尊宝与紫霞仙子遥远的回忆,让我们心痛,让我们心恸,五百年后,擦肩而过的,不再是清规戒律,而是,爱人间的犹疑与失信。相爱的人呵,记得,相爱的第一章,就是,信守承诺,永不怀疑。

相关热词搜索:烟霞色 七色云

最新推荐疾病防治

更多
1、“七色云,载不住那缕淡紫烟霞,烟霞色,七色云”由BB文章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BB文章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七色云,载不住那缕淡紫烟霞,烟霞色,七色云" 地址:http://www.bbjkw.net/a/2015/06-11/1396.html,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