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养生 > 健康小常识 > 醉爱一万年,柔情醉你一万年,古典舞醉我一万年

醉爱一万年,柔情醉你一万年,古典舞醉我一万年

发布人: 韩梅梅    发布时间:2015-06-11 12:03:38    阅读:

导读:   是人是妖?是鬼是仙?天若有情天亦老,人若无心人如刀……天涯啊,何处是红落香尽处?最怕等你懂爱的那一天,我已堪破红尘。   文。 ...

  是人是妖?是鬼是仙?天若有情天亦老,人若无心人如刀……天涯啊,何处是红落香尽处?最怕等你懂爱的那一天,我已堪破红尘。

  文。衣衣

  【一】

  我从湖中降生,踩莲花而出。明月照在我的身上宛如层纱,我嘴角逸香,眼角飞春。花见我为之盛放,月见我为之融融。

  我是水莲花妖。

  我爱上一个人,那人叫远山。我为他洗手做羹汤,叠衣织布。他并未发觉我并非人类,对我一如寻常夫妻,和乐融融。

  我打算就这样过一辈子。

  山涧长着一株迷龄草,我爬山涉水而去,冒险为他采回,喂他服下,这样,可以保他长春不老。

  他惊异于自己永不衰老的肉身,四处探访名医寻求解释,未果。

  终有一日,他握了我的手,对我说:水莲,我至今不老,一定是天赐我与神通,我决定,从今日起,上山寻仙去了。待到我得道飞升之日,一定不忘你的恩情。

  我呆住,不信世上有这样绝情的人。他的眼睛是盲的吗?他眼前正站着一个和他一样长春不老的人,为什么他看不到,只能看到自己?

  上山寻仙?我便是修仙的人,何必再求他人,问我就好了?

  可是,我说不出口,眼睁睁看着他,绝情而去。

  【二】

  我继续在莲湖边修仙炼道,心思渐渐回复平静。

  一日,大雨,我手执莲叶挡雨,从湖心掠水而过。忽然听到岸边有一阵男女嘻笑声。定睛一看,却是他!

  正是远山,银鞍高马,系在路边。众多家丁簇拥着他与一句宫装女子正在观雨。

  女子长如云的堆发娇媚的靠在他的肩头,他一边温柔抚她的腰身,一边款款说着什么。

  我的心,如遭雷击,半晌不能动。

  原来,这就是他修的仙,原来,这就是他得的道。

  我催动咒符,化身为卖花老婆婆,蹒跚走至他身边,颤巍巍递上手中花束:“这位相公,为您家娘子买束花吧。”

  他身边的女子笑如艳阳,润红的嘴唇嘟起来,贴在他耳边:“买一束吧,看这老婆婆多可怜。”

  他果然伸手入怀拿钱,却一料一不小心,带出一枚小小纸镇出来,跌落在地上,落入我眼中。

  我认得,这是当年我送他的纸镇,由我从莲湖底岩石内挖出,质地坚硬润泽,用来做纸镇,墨不沁,痕不染,纸张永不受潮,不是寻常石类所能比拟。

  他见到纸镇跌落,连忙去捡,用长袖仔细搽拭干净袖入怀中。

  我鼻尖不由一酸,怎么,他竟未忘我吗?

  我跟着他们回家。

  那是栋候门大院,他竟是当朝丞相的独子!

  怎么,我悚然而惊,难道是我搞错了?

  我掐指一算,不禁跌坐在地上。

  天上方一日,地下已千年。我在湖中匆匆练功数月,他原来,在寻仙的途中,不慎跌落山涧,已经……走了。

  这丞相之子,正是他的转世。

  他忘了自己,却忘不了我们前世的记忆。从生下来,他手中就紧紧攥着这枚纸镇,不肯松手。全家皆为异事,据实上报,皇上听了龙颜大悦,说一定是文曲星下凡。一时兴起,将爱女嫣然公主赐于他做了新娘。

  这世间,只有我知道,他为什么,紧紧攥着它,不肯松开。

  可是,多么悲哀……当我站在他面前时,他却不知道,我已回到他身边。

  【三】

  我游离于他的身边,我看得到他,闻得到他,甚至,摸得到了。可他,却感知不到我的存在。

  转眼春去冬来,万物凋零。

  我化身为卖唱孤女,于雪夜投入他怀中。

  他说,最初是为我的歌声吸引。直至拥紧我的身体,才发觉竟如此熟悉,竟像早已熟识,是远别重逢的亲人。

  我们抵死缠绵---我已修成半仙之体,此时与人类平凡身体相接,每热爱一次,功力即消退一百年,可我顾不得,我宁可与他相爱至死,也不要再与他人鬼殊途。

  嫣然公主发现了我,她完全不相信夫君有胆量背妻偷腥。瞪目不知所对,远远瞧着我,并不过来。

  半晌乃道:“如此狐媚,不是人吧?”

  我不知如何回答,答是,我便是撒谎,修仙之人不打诳语,我不肯撒谎。可是,当着他面承认我非人类,他会做何感想?

  公主见我不答,越发肯定,上前捉住他的衣袖:“你当心,狐妖食人心,得到你心之日,便是你亡命之时。”

  他悚然而惊,恐慌的看着我,向后退了两步。

  这两步,便是我与他的咫尺天涯。

  我知道,我们的缘份又断了,断在一句轻若鸿毛的怀疑上

  【四】

  我回到洞府,继续我的生活。

  偶尔,我会想到他,想到他温柔的亲吻和甜蜜的拥抱。

  我会随着清风,飘上苍穹,站在宫殿之巅,静静看着他与嫣然。

  他总是长吁短叹,时而饮酒。

  公主,也日渐消瘦。

  人自有情人会老,万劫不复。

  我从指尖摘下一朵水莲花,运功送上苍穹。

  水莲花化为一缕青烟,倏忽进入他的体内,他全身一震,体内白光大炽。片刻后,屋内恢复平静。他半带诧异的问公主:“我怎么会深夜饮酒?这样不知保养?”

  公主一怔,尚未答话。只见他从怀中又摸出那方纸镇,丢在脚下:“如此硬梆梆冰凉凉的劳什子,摆在我内衣里做甚?快丢了它,我们安歇去。”

  公主大喜,也顾不得分辨这事是如何发生的,扑入他怀中,两人相携,往内室去了。

  我驻立半空,冰凉的两行泪从颊边流下。我伸手凌空一抓,纸镇飞入我的手中。纸镇,从此,就由你伴我吧,我们,再不去,想他。

  【五】

  又是一年明月夜,转眼,朝代更迭。

  我不知他流落到了哪里,又在哪里转世投胎。

  我无心找他,找到他,又如何?

  不如安心修炼,也许终有一日,我能将情丝斩断,再不理人世间风月情浓。

  纸镇贴心而藏,似已成了我身体的一部分。借着月光,我会取了它出来看,它的中心,有一丝红,像是心血破裂,十分凄美。

  我正看的凝神,身后传来一阵脚步,一把温柔到小心的声音在我耳旁响起:“月夜风大,小心着凉。”

  我回头,月光下,莲湖旁,他,竟就这样,又一次,出现在我面前。

  这一世,他是秦都尉之子秦朗,官拜参军,前几年娶了一房妻室,因与家母不和,休妻单身。

  都尉在此代因年迈已经隐退在家,可家中的气派仍不减弱半点。家中两位小姐骄横万分,性格十分不堪。都慰因多年征战,回至家中不知如何与妻小相处,只能放任自流,弄得家中里里外外只听都尉夫人一人命令。

  秦朗要娶我为妻。

  我终于等到这一日,他说,要娶我。可是,秦家上下,均强烈反对。都尉夫人说我没名没姓,出身也不知是什么人家,这样就做了她的儿媳妇,徒给她家丢脸,说我骨骼瘦弱,一定无法生儿育女,无非一个废物。

  我如何小心谨慎的讨好于她均没有用,她说,有她在一日,我休想进门。

  我不愿秦朗为难,选择当夜离开。

  那夜,月黑星稀。

  秦府门口忽然出现一队骑兵,为首的一个手执黄榜,大声宣读:经查明,秦家勾结乱党,罪当诛族。

  都尉一时气血上涌,就此毕命。

  都尉夫人吓的抖如筛糠,几位姐妹兄弟,跑的跑,哭的哭,乱作一团。

  只余秦朗一人长身而出,依稀月光下,剑眉星目,铁骨铮铮。

  我心忽软,这男人,我爱了他几千年,生生世世,我可能离开他?

  我凌空飘落至场心,在众人瞪目结舌中,催动手中水莲咒。瞬间,浓雾遮盖了天日,雾散处,秦府连人带屋,完全消失。

  这次围剿,成了一次传奇。在老百姓的口中,秦家是蒙受了天大的冤枉,故,关键时刻,一仙子从天而降,化豆成兵,将来围巢秦家的兵将杀了个片甲不留。

  皇上知道后,彻查整个案件,发觉确实是冤枉了秦家,于是颁令天下,为秦家平反。

  我云袖挥出,秦家,又完完整整的出现在长安大街上。

  秦朗对我感激至极,都尉夫人也不再抵死反对我嫁入秦家。

  可是,我已倦了,什么劳什子,不过是个都尉,不过是十几年的荣华富贵,十几年,算什么呢,不过一眨眼。再往上数三代,大家都是农民。此时已摆出这付小人势利嘴脸,何必何苦,这样的人家,莫说有他在,就是有太上老君在,我也不屑同屋了。

  我向秦朗说:我是花妖,并非人类,我们,人妖殊途。

  秦朗竟未尝有半丝疑惧:妖便妖,又如何?我自爱妖,妖自爱我,与别人何干?

  我心头泛起一阵感激,却,无法再呆在他身边。

  别了我的爱人,每一世,我能感觉到,你的成长,不知哪一世,我能真正与你,相依,相守。

  【六】

  几世几生,我于情爱,已看的淡了。

  真的,得如何,失又如何?若不能两心相知,即使携手百年,也不过是一场虚空。

  月夜下,我在云中空梭,再有五百年,我就可以飞升了。飞升后,成仙立道,绝情弃爱,人世间的情爱,再也与我无关。

  “姐姐功力好深。”身后传来一声童稚的声音。

  我回头一看,分明是他,却只得十二三岁的模样,一脸纯真,仰脸看着我。

  “你是?”

  他向我拱手答道:“姐姐,我是藕妖,才两百岁,刚刚开始修炼呢。”

  他明净的脸上全是笑意,可爱的,纯净的,让我忽然想哭。

  上一世,我对他说:我们人妖殊途。

  这一世,他,竟选择做了妖。

  他是藕妖,是水莲花的根……

  此刻,他在我身边,仰着头看我,眼中充满尊重与爱慕。

  他要,与我一同,修炼……

  可是傻孩子,再过五百年,我即可成仙,到时,你孤身一人,如何在这妖魔混杂的世间继续生存下去?到时,谁来保护你?谁来疼惜你?谁来与你重逢?

  自我认识他,即全心爱他。可他,并未懂得感情的真缔。第一个三千年,他离开了我。第二个三千年,他忘了我。第三个三千年,他想留我,我已心如死灰。此刻,一万年花开,一万年花灭,我已看破生死,堪破红尘,他却完整的学会了情爱,他将自己单纯明净的奉献与我。我却,拿什么再来承接?

  月光下,我的泪,冷冷流下……

  (完)

  后记:世上最悲哀的事,是错的时间遇到对的人。或是对的时间遇到错的人。无论是错是对,交错的情缘,即使经历万年,也永不能重复了……

相关热词搜索:柔情醉你一万年 古典舞醉我一万年

最新推荐健康小常识

更多
1、“醉爱一万年,柔情醉你一万年,古典舞醉我一万年”由BB文章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BB文章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醉爱一万年,柔情醉你一万年,古典舞醉我一万年" 地址:http://www.bbjkw.net/a/2015/06-11/1390.html,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