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休闲阅读 > 野史秘闻 > 情陷哀伤,多少柔情多少泪,广场舞多少柔情多少泪,多少柔情多少泪原唱

情陷哀伤,多少柔情多少泪,广场舞多少柔情多少泪,多少柔情多少泪原唱

发布人: 韩梅梅    发布时间:2015-06-10 22:05:57    阅读:

导读:   有些事情应该选择让它成为永远地过去,不然就会成为你一世的哀伤!   --题记   文 云淡风轻   Part1   在一间窗明几净的屋 ...

  有些事情应该选择让它成为永远地过去,不然就会成为你一世的哀伤!

  --题记

  文/云淡风轻

  Part1

  在一间窗明几净的屋内,落地窗前,风吹得紫帘漫卷,一名中年女子和一名小伙子促膝对坐。中年女子脸上挂有泪珠,一张鹅蛋脸上一双丹凤眼,虽然年已四十多,但是依然清晰可见其年轻时的秀态。小伙子很年轻,一张长方形的脸庞,棱角分明,双目有神,长得有点像中年女子。

  他是她与前夫明轩生的儿子,住在北京,现在读大一,放了暑假说是跑来玩玩,实则是来看望她的。她的手里拿着他给她的胃药,这是明轩给她的,虽然他什么也没有说,“出门在外,备点药可预防不时之需。”可是,儿子一看就知他是要给依柔捎去的,这是一瓶很名贵的胃药,没有人会买它来备不时之需的。而依柔的胃一直不好,已经很多年了。

  明轩是她的前夫,那个大雪过后的清晨她认识了他,“我以前见过你!”她口呵着白气说,他穿着一件灰色长大衣,头发上沾着雪花,他也笑着说,“我见过你!”他们是通过相亲这种老掉牙的方式认识的,可是却一见如故,没有半年就结婚了。她轻轻地叹了口气,抬头看了看儿子。

  “浩,学校伙食怎么样?吃的还习惯吗?”这么多年来,她一直没能对他尽到一个母亲应该尽的责任,对于儿子她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愧疚。离婚那天,她踏出门口,走得很远时再回头看,他还站在窗前跟她摆手。

  “还行!”浩是一个非常简单明事理的好孩子,自小乖巧懂事,父母离婚那年,他十五岁。对于父母亲的事,他还是知道一些的,可是他却什么也没有说,也没有问,

  Part2

  “浩,你父亲还好吗?”看着浩的模样,依柔有点感慨,低声向儿子询问明轩的情况,一夜夫妻百日恩,他们曾经在一起十八年,那感情早已在无形中根深蒂固了,“只是,只是出现萧磊,所以……!”她看了一眼厨房,里面有正在忙碌的萧磊,禁不住叹了一口气。离开明轩后不久,她就和萧磊在一起了。

  四年前,依柔在网上遇上了这个叫萧磊的离异男子,刚开始她对他只是出于一种女人善意的关心。两个人有空就在一起聊天,后来依柔听说萧磊的生活环境不好,那年的冬于她给他买了很多防寒的衣物寄去,这样一来二往的,两个人就渐生了情愫。明轩知道后不依不饶,萧磊只好离她而去,可是,她和明轩却再也回不去从前了。

  他们一天到晚因为一点小事就吵架,打架,吵得一次比一次凶,打得一次比一次厉害。打到最后,她说:“我们不要再打了吧?”他住了手,他们的感情也就走到了尽头。夜里,明轩抱着依柔,依柔抱着明轩,他在她的怀里哭得像个孩子,或许他从来就是一个孩子,一个被她宠坏了的孩子,总爱在夜里抱着她左手睡觉的孩子。

  “老婆,我是真的爱你!”明轩嘶哑着声线低低地跟依柔说。她抚摸着他的脸,指尖拭过全是他的泪,七年前的那个夜晚,他也是这样,痛哭在她的胸前,只是这一次的心情和上一次不一样,角色调换了过来。

  Part3

  七年前的那个早上,有个小姑娘打电话给依柔,说明轩昨晚喝多了,在她那过了一宿,她和他并没有什么,欲盖弥彰,但是依柔还是没有说什么。昨晚孩子发烧了,依柔打电话给明轩是个小姑娘听的电话,早上明轩回来时她问他,他说他在酒巴喝多了在那睡了一晚,可是小姑娘却打电话来说明轩在她那过了一晚!

  那天晚上,明轩喝了很多的酒,也是这样哭泣倒在她的胸前,她搂着他,他就像是她的一个孩子,他说,“我对不起你呀!家里有这么一个好老婆,我却一直不知道珍惜!”“只要改了就好了!”依柔柔声地说,生怕伤害到了他高贵的自尊。

  得知他的出轨,她并没有像其他女人一样大吵大闹不依不饶,因为她一直就知道爱一个人就是包容他的一切,只要他肯回头。从此这件事情就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她不曾和任何人提前,包括双方的父母和他们的孩子。

  她对明轩的宽容换来了后来明轩对她的很疼爱,他不让她干重活,“老婆,你身子弱,多歇着,这活让我来就行了!”明轩总是抢下她手下的活,让她回房歇着,做饭他包着,上超市买东西他陪着。她得胃病了就不再让她去上班,“反正家里不缺你那点钱,你还是在家里好好养身子吧!”他搂着她,生怕她再病了。

  依柔曾经是那样的幸福过,甜蜜过,她觉得她就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原来她也以为她和他就是这样一直甜蜜地走到老,可是却不料生命中出现了一个萧磊之后就一切都变了!

  Part4

  “让我们忘了过去,好好过日子吧!”依柔曾经温柔地和明轩说,明轩也曾轻轻地点头表示同意。但是他并没有做到,他总是动不动就大动胆火,对她大打出手,任她是再如何的柔情似水也是无可奈何。直到最后,他打她的时候就好像要索了她的命似的。“你还是杀了我吧!”依柔曾经抬着满是伤痕的脸一脸是血地望着他。

  “你不配!杀了你,我还要为你坐牢呢!”她明白男人的心远远没有女人宽大,有时根本容不下一颗尘埃,可是她不知道原来一个人恨起来会是这样的可悲又可怜,可怜的他,可怜的自己,她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演变成这样。那一刻,她连哭都没有找到地方流淌,只是任眼泪不断地在心里往下掉。

  往事不堪回首明月中,想起来都是情殇,多少柔情多少泪。她曾经给他用鞋子打得趴在桌子上一动也不能动;她曾经给他一巴掌扇倒晕在地板上,醒来时是满脸的鲜血;她曾经躲在厕所内捂着嘴巴连哭泣也不敢发出声音来,害怕不经意间又惹怒了他。

  在这个世界上,或许永远没有所谓的公平可言,你可以原谅他,并不代表他也可以原谅你,依柔从此就这样从天堂摔到了地狱之中。而这个时候,萧磊这个男子却是消失不见的。她自杀,他不知道;她住院,他不知道;她受伤了,他不知道;她流血了,他不知道;她为他受尽了委屈,他也不知道。

  她曾经打过电话给他,他没有接听,她就从此不再找他了;她发短信给他,他不回复,她从此就不再发信息给他了。她和他就好像从来没有认识过一样,只是这一切在明轩的心里被他一个人牢牢地套住,成为了一世的哀伤。

  Part5

  萧萧的秋,灰蒙的天,依柔和萧磊第一次见面,那是一片萧索的大地落叶纷飞,她使劲地捶他打他,“我恨你!我恨你!”萧磊一个劲地慌不迭言在她耳边说他对不起她,祈求她的原谅。她嚎啕大哭,好像要把她这些年来为他所受的委屈和疼痛都哭出来似的,哭得撕心裂肺和止不住的心疼,直到最后哭得累了倒在他的胸前。

  离婚后,她大病了一场,是父母照顾她的,那段时间她住在父母家里,而母亲前些年刚生了一场大病,身体一直不好,现在女儿回家了,家里更是阴霾,本来有点拮据的生活更是雪上加霜了。看着父母亲愁容满面,她真的很恨自己,恨自己长这么大了还要让父母为自己操心,这一切都是她的不对!

  病好之后没多久,她就去找以前的同事,回到原来的老本行里去卖手机。原来的几个老同事知道她的境况,对她还是很照顾的。她每天两点成一线,上班下班回家,她就想着要这样一直孤单到老的,同事给她介绍男朋友,她也婉言谢绝了,只是没有想到的后来有一天萧磊又出现了。

  走廊里,依柔的好姐妹茉儿不由分说地拉着她的手,“走,跟我见一个人去!”茉儿一脸神秘地拉着她小跑到商场大门口,她看到了萧磊。

  萧磊其实一直在默默地关注着依柔,只是依柔并不知道,知道她离婚的消息后,他就一直在寻找着她,可是打她的手机又没有打通,还好当初分手时,依柔的好姐妹茉儿曾经用手机给他打过电话,他一直储存着,这回终于发挥了作用。他故意不让茉儿告诉依柔,只是为了给她一个惊喜。

  萧磊一直是一个不善表白的人,可是,他是真的很喜欢她,三十多年来,她是他遇到过所有女人中最好的一个,她一直是他最爱的人。那天借着酒劲他跟她表了白,他一直很后悔,他不该这样的冲动,陷她于一个不仁不义的地位,除了看着她为他受苦受难,他除了离开什么也做不了。“在我心里,你一直是我最爱的人,不管我在不在你的身边!”然后他转身绝决离去,不敢去看依柔的眼神和痛苦,没有谁能知道他的心里有多苦有多难,他也从来不说。

  “父亲,母亲,我一定会好好善待柔儿的!”看着依柔的父母白发苍苍,年老体迈的身体正需要人照顾,他却要带走他们的女儿,从此让他们分隔两地,他的心如刀割。

  回头看了一眼依柔,两年前她那张可爱的圆嘟嘟脸宠已经憔悴成为鹅蛋形的了,衬得原来那双双眼皮的大眼睛是更加的大了。他对不起她呀!轻轻地揽过她的双肩有点瘦悄,她顺从地依靠在他的肩膀,能感觉得到她在颤抖,他承诺,“我会尽一生好好地爱柔儿的!”这个承诺是给父母亲的也是给依柔的,更是他对自己所承诺的。

  Part6

  机场内,依柔和父母依依惜别,儿子和明轩并没有来。自从离婚后,她和他就断了往来,直到上飞机时,她才给明轩发了一条短信,“我走了,好好照顾自己和儿子!”

  漆黑的屋里,只有一枝烟的星火,自从依柔走后,儿子就送到父母那里去了,他一天到晚猫在家里喝酒。看到依柔的短信是第二天的早上,他还疯了一样跑到机场去找她,看着天空的飞机,痛彻心扉。这样的结果不是他想要的呀,可是,这也是他一手造成的!

  往事不堪回首明月中,想起来都是情殇,多少柔情多少泪。他曾经在打完她之后给她抚摸上药,“老婆,我对不起你呀!”只是当时她睡着了,她并没有听到;他曾经在打完她之后抱着她落泪哭泣忏悔,“老婆,我爱你!”只是,当时她昏迷不醒,她并没有听到;他曾经偷偷地躲在门后面看着她的惶恐张煌,“老婆,原谅我!”只是,当时她没有听到。

  “老婆,我希望你可以得到属于你的幸福!”

  Part7

  稍过一会,屋内,萧磊做好了午餐,大家围在一张桌子上吃饭。“爸爸还是老样子!就是这些年,烟抽得有点多总是咳!”浩说。明轩自从和依柔离婚后就一直没有再结婚了,每天上班下班,喝酒抽烟,一个人闷在屋里哪也不去,父母让他再结婚,他却打死也不理会。

  第二天早上,浩临走时,依柔送给了他一个坎肩和一个随声听,这些年跟萧磊在一起,虽然没有大富大贵,但日子过得还可以,萧磊也一直对她很好。萧磊与明轩不一样,他不爱大声地说话,也从来不发脾气,为人敦厚老实,不会讨她欢心,也不会惹她急,只会默默地为她做一些事。

  第一次走进萧磊的家里,宽宽的落地窗,粉紫色的窗帘随风飘逸,是她最爱的颜色,墙上挂着那一米多长的十字绣,是她为他生日准备的第一份生日礼物。当日,为了赶这幅十字绣,她绣得手指都磨破了还在绣,鲜血都流在绢布上了,后来是怎么也洗不去,现在上面还有血迹的晕痕。

  记起当时明轩对她怒目相向的样子,她忍不住叹了一口气。看了看萧磊,她强颜笑了笑说,“这不是你原来的家呀!”这个家与她在视频里见到的房子不一样,萧磊不好意思地笑了,“这是我后来炒股所得。”他有一个朋友在证券上班。

  浩接过东西放进背包里,他知道随声听是送给他的,而坎肩却是送给父亲的,只是没说出口罢了。父亲一直有肩周炎,总是在冬天早晨醒来时双肩酸疼。

  外面大雪初停,依柔执意要送儿子去火车站,浩拗不过母亲,只好随她。母子肩并肩走在厚实的雪地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这个情形让她想起了二十年前,她和明轩初次见面的情景,她呵着白气,说,“我见过你!”他笑着说,“我也见过你!”

相关热词搜索:广场舞多少柔情多少泪 多少柔情多少泪原唱

最新推荐野史秘闻

更多
1、“情陷哀伤,多少柔情多少泪,广场舞多少柔情多少泪,多少柔情多少泪原唱”由BB文章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BB文章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情陷哀伤,多少柔情多少泪,广场舞多少柔情多少泪,多少柔情多少泪原唱" 地址:http://www.bbjkw.net/a/2015/06-10/827.html,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