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居家生活 > 电脑手机 > 安暖未央,你终不是我的城,你若未央安若暖城,未央暖城

安暖未央,你终不是我的城,你若未央安若暖城,未央暖城

发布人: 韩梅梅    发布时间:2015-06-10 22:12:00    阅读:

导读:   很多时候,爱情都不是坚固的城池。   它是娇弱的花,任凭我如何小心翼翼的保护,还是凋谢了。   ——题记。   『壹』   夏沫白 ...

  很多时候,爱情都不是坚固的城池。

  它是娇弱的花,任凭我如何小心翼翼的保护,还是凋谢了。

  ——题记。

  『壹』

  夏沫白只记得自己离开的时候,父母都病倒在塌前。没有任何亲人前来帮助他们,只有好心的邻居偶尔来夏沫白家里,在她去镇上忙碌的时候,替她照看着他的父母亲。于是,自己离开了那个贫穷落后的小镇,将自己的所有积蓄交给邻居,请求他帮忙照顾自己的父母。夏沫白已经想到了自己的方式,即使那样,也要替自己的父母赚到治病的钱。

  所以,现在的夏沫白娇笑着倚在一位年龄足够当她父亲的男人的胸前,一边喝着从前未曾沾过一滴的烈酒,眼睛有些眩晕,聚光灯的亮光太刺眼,晃得眼睛有些疼。酒杯里暗红色的酒,以前是自己这种穷人从来都只能远远看着的,可现在却那么真实的被自己一口一口的喝下肚。他们结婚了。女生的第一次,没有怜悯,没有爱情,没有温柔,夏沫白记得自己当初紧紧咬住嘴唇,嘴唇甚至起了血痂。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她有多么厌恶自己身上的这个老男人。可是,他有钱,有自己所需要的钱。这个世界,多可笑。

  所以,当有一天夏沫白掌握到这个老男人在外面外遇的所有资料,还拍到了照片之后。二话不说,去法庭要求离婚。在这样的打官司的优势下,夏沫白得到了很多的财产。面对那个男人恨恨的脸,她只是没来由的冷笑。各取所需罢了。

  拿到了钱之后,夏沫白回到那个小镇。却得到自己的父母早已死去的消息。她的脸上没有眼泪,甚至没有表情。直直地跪倒在自己的父母坟前,对不起,我回来晚了……

  谁也不知道夏沫白是什么时候离开的。第二天,夏沫白家里已经被清空了,夏沫白离开了这个小镇。买了一张回到安城的车票,虽然那里是让自己有过痛苦回忆的地方,但是是个风景很美的城市。

  『贰』

  夏沫白在安城用和那个老男人离婚后得到的钱给自己买了一个小公寓,还租到了一个铺面,在那里开了一个花店。夏沫白偏执认为,当花都开放的时候,她一定可以遇见自己的爱情。扫去过去的阴霾和悲痛,夏沫白开始面含如沐春风般的微笑迎接着每一个客人,当看到别人捧着一束花开心的离去时,自己心里也会莫名的感到开心。予人玫瑰,手有余香。很快,夏沫白的花店就开始在大家口里闻名,人们都称赞夏沫白的花就像她的笑容一样那么美丽宜人。

  这一天,夏沫白准备把店里的一些装饰重放一次位置,所以在大门前挂上了“今天休业 闲人免进”的牌子,自己就开始忙活了。当她把一个沉甸甸的装满东西的大箱子从扶梯上搬下来时,突然有些力不从心,眼看箱子里的东西就要摔出来了,却突然又停住了,箱子下面有一只手,然后是一张干净的男子的脸从箱子后探出来。

  :你没事吧?

  :没事。

  夏沫白莫名的看着这个突如的闯入者,问道。

  :你没有看见大门口的“今天休业 闲人免进”的牌子么?

  :可是我不是闲人啊,我要送花给我妈妈,今天是她的生日。

  妈妈……突然想起了自己的母亲,夏沫白低下头去,好一会儿,开始挑选那些康乃馨。路辰看着夏沫白纤细却有些伤痕的手指正在灵活的活动着,眼睛里有着严肃认真的神色,虽然她不怎么会表示,但她应该是个善良的人吧。路辰问道。

  :你今天休业干嘛,我妈说,她的朋友告诉她这里的花很漂亮,生意也很好。

  :我要搬一下店里的某些东西,所以暂时不能让客人进来。

  于是,夏沫白看了路辰一眼,继续手中的工作。路辰这才意识到自己今天貌似不该进来的,提出要帮她一起搬东西的想法。意料之中的遭到了拒绝啊。但是在路辰的坚持下,夏沫白不得不答应了他要帮忙的要求。倒也罢,有人义务劳动,不用白不用,反正是他自己先闯入的。

  忙活了一个上午,路辰拿着自己的花,对夏沫白挥挥手,离开了。夏沫白也有些疲倦,索性关上花店的门,回到自己的公寓去休息。

  『叁』

  自从那天后,路辰就有意无意的来到店里帮她的忙。刚开始的夏沫白很抗拒他的帮助,觉得他和自己只是陌生人而已。而路辰每次自己做自己的,连她想要拒绝的机会都没有。而且——也没有那么抗拒他的帮忙。夏沫白心里是不讨厌他的。

  夏沫白有不吃早饭的习惯,以她的话来讲就是,你要我吃早饭我就会吃不下午饭的。可是在路辰来了之后彻底的推翻。他每天很早起来锻炼的时候会拉着爱熬夜的她起来一起去早餐铺吃早餐,自己去上班了还要送她到店里。中午下班的时候一定会来到夏沫白的店里和她一起吃午饭。

  路辰,是一个很温柔的男生。夏沫白的嘴角展出一抹嫣然。自己过去为了让家里的人温饱,四处打工,兼职,还要念书,她表现的一贯都是坚强,坚强,再坚强。或许连她的妈妈都已经早已忘记了怎样拥抱她。可是她知道,如果她想要一个拥抱,路辰一定会把那个温暖的怀抱借给她。

  一个早晨,路辰和夏沫白一起锻炼。看着他含着微微笑意的英俊脸庞,夏沫白鼓足了勇气——

  :路辰,我们交往吧。

  :好啊。

  一贯温柔的嗓音,毫无犹豫的答应了夏沫白。夏沫白惊喜的扑上去,高兴的大吼大叫着来发泄自己的喜悦。路辰眼里有着宠溺,看着眼前蹦蹦跳跳,满脸稚气的女孩子。他们,会幸福的吧?

  『肆』

  夏沫白正在挣扎着要不要把自己曾经为了钱跟一个老男人结婚的事情告诉路辰,她知道,再怎么也瞒不过的。自己已经不是处女了,而且自己有过已婚的记录。可是在害怕些什么,在害怕着路辰知道真相后离开她,是的。她,已经开始贪恋路辰给自己的温柔了吧。路辰敲了自己一记,提醒夏沫白认真做事。这才回过神来,心不在焉的做事。

  :沫,怎么了?

  :如果,一个人曾经做过一件很过分的事,你可以原谅她吗?

  :为什么不能原谅呢。傻瓜。

  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的揉着自己的头,夏沫白握住他的手。他的手掌很大很宽,不像自己那么细腻,有了一些粗茧,但是依然白皙修长。夏沫白鼓起勇气对路辰说。

  :辰,其实,我以前为了我父母治病的钱,跟一个老男人结过婚……我,我对不起你。

  :啊?

  路辰只是微微惊讶了一下,依然微笑着,想要说出的话却被夏沫白堵了回去。

  :我知道我配不上你。我很粗鲁,脾气也很不好,不怎么会做饭,出身也不如你。但是我爱你,不想离开你……真的真的不想离开你。可是,我这样的女人会不会毁了你的前途?如果那样的话我不会拖累你的,真的……

  :傻瓜,说什么傻话。我从来没有在意过你的出身,你的性格,你的过去。因为你是夏沫白,你就是你。不管过去怎样,以后我们都会一直牵着手走下去,不是么。

  一个轻轻的如同蝴蝶落下的吻落在了夏沫白的额头上。同时伴随着那个熟悉的温柔声线,让她的心一寸一寸的,甘愿跌落下去。

  :在我们结婚之前,我不会吻你,也不会碰你。我想,每一次对于女孩来说都是最珍贵的东西。

  夏沫白宛如得到眷宠一样的含笑闭上双眼靠在他的怀里。有这样一个珍惜自己爱自己的男人,夫复何求。

  『伍』

  终于决定好了,路辰要带着夏沫白去见他的母亲。见家长啊!真是紧张。夏沫白为了今天的这一聚餐紧张的要死,衣服挑了好半天,就害怕路辰的妈妈不满意。路辰只是对她说,自己的妈妈知道自己是跟花店的老板在交往,还很赞叹你有经商头脑呢。

  坐在大酒店的高级包厢里,夏沫白一改过去的闲散坐姿,端端正正的坐好,把手放在自己的大腿上,紧张的等待着路辰和他的妈妈的到来。突然,听到路辰叫自己名字的声音,兴奋的转过头,却看见——

  那个妇人与自己一样惊讶的对视着对方。不过没过多久,对方眼里的惊讶就变成了痛恨和狠厉。夏沫白的身子有些摇摇晃晃,开始想起这个女人的身份,那么,路辰不就是……

  :如果这就是你今天带我来看的女人的话,小辰,我绝对不会同意的!

  :妈,你又不认识她。

  :不认识,哈……

  不愿意再呆在这里听到那些难听的话,更不想看到路辰对自己展出或痛苦或失望的脸,夏沫白逃跑一样的奔出了那个华丽的饭店。回到自己的公寓,把门摔上,上锁,无力的滑倒在地上,绝望的看着天花板。

  『陆』

  那是在脑中沉寂了好久的影像,为什么,还要硬生生的挖出自己那些不堪回首的记忆——

  夏沫白翘着二郎腿,双手软软的搭在那个老男人的肩上,嘴角含笑的看着眼前看到她后明显有着怒气的妇人。那个老男人无情的用话语刻薄的攻击着那位妇人,那位妇人由刚开始的不敢相信到后来的怨恨神色,恶狠狠的瞪着自己,最终还是不甘的走开。那个老男人在她的脸上落下一吻,说她有多么好,那个女人有多么像母猪尔尔。夏沫白装作开心的媚笑着对着那张令自己恶心的几欲窒息的脸,心里冷冷的笑着。

  原来,那个老男人是路辰的父亲。真的没有机会了么,自己和他真的一点机会也没有了吗……夏沫白背倚在门上,难过的想要哭出来,可是怎么也掉不下眼泪。是啊,自己是多么绝情的女人,父母死了,连一滴眼泪都没有。

  突然听到门锁开动的声音,夏沫白狼狈的瑟缩在了卧室的角落。真的要面对了吗?夏沫白知道那是谁,因为只有他才拥有这栋小公寓的钥匙。眼泪开始不停地往下掉,越哭越厉害。

  路辰一进门就看到夏沫白哭得很惨的模样,刚想要像过去一样去安慰,刚伸出的手却被自己收了回来。为什么要安慰她,他和她,已经不是他和她了。她是她。他是他。于是,冷冷的说出一句——

  :夏沫白。我们分手吧。

  不是他那么温柔的唤着自己的沫,也不是他开玩笑的时候叫自己小白,是夏沫白。夏沫白,夏沫白,多么陌生的称呼。心倏忽一下凉了下来,泪水更是止不住的往下掉。他居然那样叫自己,不是说会为了自己什么都不介意吗,不是说会不在意自己的过去吗,哈哈……

  夏沫白哭的太难过,连路辰什么时候离开,关上门的声音她都没有听见。晚上,发现夜黑了,自己的声音也被哭的沙哑,的确也很累很累了。夏沫白什么也不想,躺在床上,累的倒头就睡。

  『柒』

  夏沫白决定去流浪,去一些不同的地方,或许自己心境就能宽广些了吧。距离那件不愉快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一个月了,他没有再给自己发短信或是打电话。夏沫白倒也想通了。

  这天夏沫白把自己的花店和公寓卖了出去,背着提包走在路上。突然接到一条短信。短信内容是路辰要结婚了云云,打好了“祝你幸福”四个字却怎么也不想发出去,于是撤销,写上“祝你早日离婚”。发送成功后逃也似的把手机卡拔了出去,往那大涛江水投掷下去。小小的手机卡在巨大的江水里顿时没了踪迹。

  坐上通往火车站的公车,夏沫白不再留恋不再看着窗外不再去想不再疼痛。这一次,就让自己离开。这样就可以成全三个人的幸福,我,她,他。

  若我离去,后会无期。相忘江湖,各安天涯。

相关热词搜索:你若未央安若暖城 未央暖城

最新推荐电脑手机

更多
1、“安暖未央,你终不是我的城,你若未央安若暖城,未央暖城”由BB文章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BB文章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安暖未央,你终不是我的城,你若未央安若暖城,未央暖城" 地址:http://www.bbjkw.net/a/2015/06-10/1077.html,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